<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丧家狗 > 第一部分 第5节:丧家狗:我读论语(5)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一部分 第5节:丧家狗:我读论语(5)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孔子不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这是古代的聪明人早就想到的,现在的聪明人也一样想得到。咱们设身处地替他考虑一下,他的想法倒也简单,主要是怕吃亏受累。现在的星呀腕呀,都特需要崇拜者,粉丝越多越好,港台说法,是人气旺。但每手必握,嘘寒问暖,每信必回,耐心解答,累不累?名人也有名?#35828;目?#24700;。孔子的时代,倒没这么累,但吃亏是肯定的。和不如己者交朋友,光让人家跟你学,自己什么也学不到,时间长了,肯定退步。这就像职业棋手陪业余棋手下棋,下着下着,自己?#23478;?#20313;了。我的经验之谈是,千万别把自己当名人,群众来信,一律?#25442;兀?#22238;是例外)。

                      可是这话,我?#37096;?#20197;,孔子讲不?#23567;?#23380;子的错误,是他把这种话都讲出来了。因为你要这么讲,人家就要问了,如果大学校长只跟教育部长交朋友,教育部长也这?#32874;耄?#20320;不是也交不成朋友吗?比如南怀瑾就是这么打比方。当然,他是绝不相信孔子有这种坏思想,他认为,这是理解歪了。

                      其实,对孔子的说法,苏东坡正是这样提问题。他说,"如必胜己而后友,则胜己者亦不与吾友矣"。这种问题,挺刁,但有?#20384;?#24615;。我在一篇杂文中说,"同-不如己者-交朋友,坏处多,一是吃亏,朱熹说-不如己,则无益而有损-;二是丢面子,古人说,-礼闻来学,不闻往交。杨伯峻先生觉得孔子?#25442;?#36825;么牛,故将此句译为-不要〔主动地〕向不及自己的人去交朋友-(《论语译注》,中华书局,?#20445;梗擔?#24180;),不交也罢。但只同比自己强的人交朋友恐怕也有问题,因为如果那强者也像他一样拿糖?#25237;?#35889;,他的做不成-友-也是明摆着的事。更何况圣人是-绝顶聪明-的人,在他上面已经没有人了"。我的玩笑就是来源于苏东坡的疑问。

                      这里,我提到杨伯峻先生的译文。他的翻译,见于他的《论语译注》旧版(?#26412;?#20013;华书局,?#20445;梗擔?#24180;?#23545;?#31532;一版)。在这个版本中,他有意调停旧说。他说,"古今人对这一句发生不少怀疑,因而有一些解释。译文加-主动地-三字来说明它"。我猜,杨先生的意思是说,古人特自尊,好面子,不如己者如果找上?#29275;?#36824;可?#36234;?#26379;友,但决不能主动去交(6页)。可是,后来的本子(?#20445;梗福?#24180;?#20445;?#26376;第二版)改了,译文是"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6页)。杨先生说,"译文只就?#32622;?#35793;出","主动地"三?#32622;?#26377;了。看来,杨先生也觉得加字不妥。

                      元陈天祥有一种解?#20572;?#35828;"如"乃"似"义,而不是"胜","不如己"是说对方和我不对等,人分不如己、如己、胜己三等,胜己者当师之,如己者当友之,不如己者既不是师也不是友,所以无法交朋友(?#31471;?#20070;辨疑》)。这也是保护孔老夫子。他说孔子分不清师、友和不可交者,他替孔子分。

                      这句话很简单,但解?#25512;?#26469;,却一套一套,真让我们其乐无穷。(交友也讲经济学)

                      ?#20445;保?#26377;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25237;?#21644;,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这?#20301;埃?#26377;点绕,如何标点是问题。

                      "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这是一层。有子的意思是说,礼的功用主要是调和,先王之道是以和谐为美,?#27492;?#35805;说的"和为贵"。

                      "小大由之",是总结上文。这里的"由之"是顺道而行的意思。《泰伯》8.9:"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由之"也是这个意思。上文说,礼是为了和,和最重要,所以小事大事?#23478;?#20381;照和的原则来办。

                      "有所不行",是另一层意思,和前面相反。前面说,小事大事?#23478;?#20381;?#25237;?#34892;,这是基本原则,通常要这么办。这里是说,情况也有例外。什么是例外?我在这句话的下面点了冒?#29275;?#20882;号的下面是说明。它的意思是说,和当然很好,但也不能太过分,为?#25237;?#21644;;即使是和,不以礼节之,也不可?#23567;?p class="c_share">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