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见到这二位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朱大虎就叹了一口气,指了指楼上的方向,说了一句:“那你们自己去找沈总问吧,沈总让我下楼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请您二位赶紧上去。”

                      “若是我猜的不错,终于可以轮到二位爷,大显身手了啊。”

                      听到这里,霍灵幽是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蹿了下来,朝着还在猛嘬烟屁股的黄维招招手,催促?#21073;骸?#21035;抽了,再抽烟蒂就着了!”

                      “赶紧的,我觉得咱们肯定能?#27801;?#19968;件大事儿的。”

                      说完,也不管吸烟室里的其他两个人,自己一推门,沿着安全通道,就开始往上爬楼梯了。

                      这霍灵幽蹿的挺快,没防备的朱大虎就愣在了当场。

                      剩下一个黄维,人家虽然审美古怪点儿,但是人还是正常的。

                      更何况他自诩是京城有名的大律,那派头自然要足啊。

                      就算是给自己发工资的衣食父母传唤自己,那也用拿出一个成功人士的范儿。

                      于是,他将那个差点?#25512;?#20102;叙苗的烟蒂给按在了吸烟室内玻璃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内,对着朱大虎特别淡然的笑了一下。

                      “呵,恤就是比一般人活泼,朱特助也别怪罪。”

                      “我呢这就上去见沈总,怎么?#24656;?#29305;助要不要一起?”

                      听到黄维的邀请,朱大虎下意识的就是曳。

                      他指着这一层的几个主要部门的办公室说?#21073;骸?#27784;总因为这件事儿的契机,新做了一个推广的方案。”

                      “我现在要跟许多部门协调,在这件事进行的过程中,将新方案给执行下去。”

                      “沈总叫你们的事儿其实挺私密的。”

                      “我是他的商务助理,待在他的身边不合适。”

                      说完,朱大虎就想站起身来往外边走去,待到他快要将门打开的时候,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就转头跟黄维叮嘱了一句:“?#21486;?#23545;了,黄维,有件事儿我得跟你只会一声。”

                      “现在王颖还在米兰替沈总收拾秀丑续的事情,他身边也没有什么用得上的生活助理了。”

                      “你跟沈总聊得来,在一些事儿上能劝劝就劝劝,别到了最后,把事儿办的太激烈,反倒是引起民众的反弹了。”

                      “这年头,谁弱谁有理。咱们逼迫的太紧了,反倒成为了集团资本的咄咄逼人,给对方拉一大堆的同情心。”

                      听到这里的黄维已经跟着站了起来。

                      他的脸上露出了特别自信的笑容,他将自己粉红色的西装外套的袖子一卷,就露出了那块在阳光下会折射出七?#20351;?#33426;的大表?#25506;?#38142;子的腕表。

                      黄维对这块表的满意程度,就如同他的工作一般,他一边摸索着表盘周围镶嵌着的微微凸起的碎钻,一边往安全方向的通道走去,在快要上楼的同时,就跟朱大虎笑了一下:“我办的案子,什么时候还让对方卖过惨?”

                      “从来都是我利用舆论给予那些罪犯们以最严酷的打击,什么时候让舆论在我的面前翻过盘了?”

                      “衅我的专业程度不是?”

                      说完,黄维就潇洒的一甩头,哒哒哒的上了楼梯。

                      不是他吹,被告们见着他时,哪一个不是恨的牙痒痒?

                      可是到了最后呢,还不是跪在他最油的那双皮鞋面前,哭爹喊娘?

                      得意了的黄维推开沈总的办公室大门,就看到他的?#20004;?#22909;友霍灵幽现在正半跪在沈总的办公桌前,拿着他去拿都不离身的电脑一通的操作呢。

                      一下子就觉得最会讨?#32654;?#24635;的宝座不保的黄维,就赶紧往前走了两?#21073;?#21518;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后,就往侧面的单人沙发上一坐,斜着身子跟沈度打了一声招呼。

                      “沈总你找我?”

                      沈度抬起眼,朝着黄维笑了一下。

                      依照二人多年狼狈为奸的默契,黄维立马就知晓了,沈度这是要搞事情了。

                      他特别?#34892;?#36259;的将沈度递过来的一份儿文件夹给拿到了?#31181;小?br />
                      黄维打开一瞧,将事件的起因始末全部看完了之后,就叹了一口气,仰面靠在了沙发的背上,犹豫了一下跟沈度说?#21073;骸?#26377;点麻烦啊。”

                      并不是法律专业的沈度还挺奇怪的,黄维什么时候发过愁。

                      在他看来这都是有?#29616;?#29289;证,甚至是各方面的佐证的案例了,对于黄维来说难?#21862;?#26159;毛毛雨吗?

                      可是当黄维跟他讲清楚了,侮辱罪,诬告罪,诽谤罪以及侵犯名誉权的区别了之后,沈度就知道,想要让这群散?#23478;?#35328;的人吃到一个极其深刻的教训怕是不可能的。

                      就好比,其中情节最?#29616;?#30340;侮辱罪。

                      那是要对方的人与沈?#35753;?#23545;面的对其实施侮辱了,那才构成?#32568;?#20107;实。

                      网络上的假消息的传播以及言语上的辱骂,压根就不归在这一档的。

                      第二个呢诬告罪,什么才构成诬告呢,能让沈度进监狱的那种,这一条也不足够,只能直接pass。

                      最后呢在诽谤罪和侵犯名誉权那里边,因为法律条款的一条极其奇怪的规定,让沈度的这个案件,只能以侵犯名誉权的缘由对于当地的法院提起诉讼。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诽谤罪这种足可以量刑三年的法规中明文规定了。

                      除非对一个人造成了极其?#29616;?#30340;伤害后,才能构成本罪。

                      什么是极其?#29616;?#30340;伤害呢?

                      自?#20445;?#31934;神失常,极其极其?#29616;?#30340;心理创伤。

                      看到这里的黄维就与沈度又对视了一眼,两个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别人这辈子再怎么骂都不会失常的强大的神经。

                      好吧,?#28909;?#26377;量刑可能的诽谤罪都不能构成了,那也只剩下民事赔偿方面的名誉侵权案了。

                      对于此,沈度是十分的不满意的。

                      但是最擅长?#35828;?#30340;黄维却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沈度的?#27597;?#30528;踏实了起来:“?#34892;?#20154;,让他赔钱,说不定比坐?#20301;?#35201;痛苦呢。”

                      “我尽量在金额上多要一些,让他如同剜肉剔骨一般的疼痛。”

                      “有了这么一次教训,他一辈子都得记着。”

                      “同样的,若是有条件,也得让这种人知晓一下被全网diss的滋味。”

                      “只有自己亲身感受过了,他们才不会站着说话不腰疼,办事儿之前就会过过脑子了。”

                      这也是个办法,而且有着非常大?#30446;?#34892;性。

                      思索了一阵的沈度,也就点头答应了。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