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 正文
                      剧烈地晃动中,好像有炸药在上面爆炸了。

                      他们能够听见,远方有枪声不断地响起,好像有什么人在不断地进攻这里。震动和轰鸣不断地从地下空间响起。

                      槐诗和柳东黎对视了一眼,想起了那一条未曾探索的岔路,向着上层拔足飞奔。

                      当他们从那一条向上的岔路走到痉的时候,只看到了满地的死尸。

                      似乎这里才是整个祭祀乘营者们集会的地点,宽敞的办公室里装潢地无比华丽,但此刻辉煌的廊柱和布满浮雕?#37027;?#22721;都遍布血色。

                      一具又一具地尸体躺在地上,脸上残存着茫然和绝望,甚至谄媚讨好地笑容还未曾消散。

                      内层有枪声不断地响起。

                      屠杀正在进?#23567;?br />
                      当他们闯进内室的时候,只看到了躲在桌子后面跪地求饶的王海,还有那个站在桌子前面?#30446;?#26791;身影。

                      厚重大衣的袖口之下,两只长满了鳞片的双手。

                      还有一对漆黑的弯刀。

                      鲜血从弯刀的刀锋上不断滴下,在地上划出了一道猩红的轨迹,向着王海步步延伸。

                      “你敢杀了我,上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王海?#27088;?#21040;墙角,脸色惨白:?#25300;?#26159;上主的代言人,你敢!我若是死了,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定会!”

                      他胡乱地?#28216;?#30528;?#31181;?#37027;一把匕首,可是没有任何的?#20040;Α?#25345;刀者步步上前,将身前的阻碍斩成碎片,弯刀凄啸着向王海头颅劈落。

                      柳东黎拔枪。

                      槐诗?#28216;?#26366;想过他的枪法竟然这么好,竟然能够击中空中的刀锋,紧接着,剩下的五颗子弹全?#21487;?#22312;了那个背影的后脑勺上。

                      只?#19978;В?#22312;洞穿了衣物和鳞片之后,已经无法在击穿异化的颅骨了。

                      持刀者一个踉跄,斩落的刀锋披在王海的两腿之间,令他发出一声短促而尖锐的惊叫,眼泪和鼻涕都已经吓出来了。

                      “救命H命!”

                      ?#36335;?#30475;到救星一样,他望向了冲进来的两人,嘶哑呼喊:“救我!我有钱!我有几千万们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们!”

                      不用他多说,槐诗怎么能看到最后一个知晓内情者在自己眼前?#24187;?#20102;口。

                      果断掏出手枪对准了回过头来的持刀者,连连扣动扳机。

                      轰鸣的枪声里,火花自枪?#25490;?#28044;而出,带着灼烧?#33080;?#32418;的子弹,向着持刀者已经异化到看不出人形的面孔飞出。

                      在那一双布满鳞片,和啼蛇相差无几的面孔上看不到鼻子,只有两个小?#30446;祝?#22696;绿色的嘴唇掩盖不了尖锐地牙齿,更令人心悸的是那一双金色地竖瞳。

                      说不出更像是蜥蜴还是蛇。

                      那是冷血动物的诡异特征,令人心里发冷。

                      就在槐诗抬起手枪的瞬间,他?#31181;?#30340;弯刀已经举起,护在面部。漆黑的弯刀如同盾牌一样将子弹君弹飞了。

                      紧接着,右手的弯刀劈向了冲?#20384;?#30340;柳东黎。

                      可左手挡在脸前面的弯刀还没有来得及方向,就听见耳旁风声呼啸,宛如利斧。那个七步之外的佩奇已经近在眼前,?#31181;?#30340;祭祀?#26029;?#30528;他的脖子横挥而出!

                      好快!

                      金色的竖瞳迅速收缩,护在眼前的弯?#26029;?#30528;祭祀刀格去,可紧接着,却感觉撞在了斧头上一样,格挡的架?#31080;?#24656;怖的惯性在瞬间击溃了。

                      势如破竹!

                      那一瞬间,槐诗看到了持刀?#32435;?#20154;猛然一歪。

                      好像滑倒了一样。

                      可紧接着,空气?#36335;?#21464;成了粘稠的实体,在蛇?#35828;?#21452;臂搅动之下涌现暗流,竟然撞的槐诗一个踉跄。然后,他就看到了,蛇人飞到了空?#23567;?br />
                      不,用说像是游在海中一样!

                      因为他周身?#30446;?#27668;都在瞬间?#26102;?#25104;了近乎液态一般,它挣脱了引力的束缚,遨游在无形?#30446;?#28023;之?#23567;?br />
                      这是他的灵魂能力!

                      瞬间,从槐诗和柳东黎的夹击之下闪过。紧接着,自空中灵巧的回旋,?#31181;?#30340;弯刀破开了液态?#30446;?#27668;,向着难以?#35270;?#22914;此状况地二人斩落。

                      柳东黎狼狈格挡,可槐诗扬手抛出了一个塑料袋。塑料袋在刀锋地劈斩之下破碎,紧接着,其中的劫灰在圈禁之手的影响下迅速激发。

                      瞬间,无形?#30446;?#28023;被劫灰污染成了漆黑,剧烈地呛咳声响起,可槐诗地动作不停,径直地扑入其?#23567;?br />
                      柳东黎都看傻了。

                      自己这个邢弟什么时候这么头铁了?

                      可?#36824;?#19968;瞬间,他就听见一片漆黑中传来蛇类的尖锐?#24187;?#20932;红的祭祀刀穿透了漆黑?#30446;?#28023;,自另一头穿出。

                      刀锋之上的血色流溢。

                      瞬息间,空海炸裂,魁梧?#32435;呷说?#33853;在地,左臂上已经出现了一道凄惨的裂口,几乎被祭祀刀彻底斩断了。

                      在刀锋碰撞的尖锐声音里,槐诗面无表情,猛然抬起脚,踩了下去。

                      嘭!

                      落地?#32435;?#20154;陡然一震,右?#31181;?#26025;出的弯刀被槐诗的祭祀刀崩开。头戴佩奇面具?#32435;?#24180;践踏着他的胸膛,双手举起祭祀刀,猛然向下刺出!

                      处决!

                      ?#28291;?br />
                      就在那一瞬间,蛇人胸前的大衣的裂口中,骤然有一只手臂探出,手握着弯刀,将这一击死死地格住。

                      哪怕这只手?#31080;?#20992;锋之上斧劈的力?#31354;?#25104;了一团厦。

                      第三只手?

                      紧接着,是第四只!

                      自扯开的裂口之中,藏在蛇人背后的第四条胳膊撑开,手握着一柄短管霰弹枪,对准了槐诗的脸,扣动扳机!

                      那少年的动作却比他还要快,瞬间向后仰出,闪过了这突如其来?#32435;?#25163;。

                      柳东黎看?#20204;?#28165;楚楚。

                      不止是那只蛇人骤然多出来的两条手臂,还有那一瞬间自少年躯壳中丝丝缕缕升腾而起的灰雾。

                      那是自封锁中爆发的劫灰,它们如火焰一般地舞动着,宛如实质的痛苦力量向着四周辐射而出,将整个内室都笼罩在难以抗拒的绝望里。

                      就在面具之下,那一双漆黑的眸子,不知?#38382;保?#24050;经化作了通红。

                      像是燃烧的火。

                      消瘦?#32435;?#24180;已然化作了山中的恶鬼

                      这是什么圣痕?

                      柳东黎所知的谱系之中,全?#26179;?#26366;有过如?#35828;?#23384;在,哪怕只是水银阶?#25105;?#20196;人如此心悸。

                      可他已经来不及思索了,本能地扑上前去,掀开面具,想要逼着那只四臂?#32435;?#20154;看自己的脸,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是一条尾巴。

                      修长?#32435;?#23614;。

                      不,用说

                      柳东黎终于想起来了。

                      那个?#19968;?#36523;上的圣痕不是什么蛇人,是发源自天竺?#24597;?#38376;谱系的第二阶段黄金级圣痕——纳迦!

                      四条手臂的特征,用是流传到了缅国之后的变种!

                      紧接着,他就被甩了出去。

                      最后的一瞬,他甩出了?#31181;?#30340;短刀,试图牵制状攻的纳迦,可紧接着,他就看?#21073;?#32435;迦的一条手臂弃掉了弯刀,自怀中掏出了一颗闪光弹,向着他们抛出。

                      下一瞬间,剧烈?#28872;?#30340;光明吞没了起来。

                      槐诗迅速后退,?#31181;?#30340;刀锋向前斩落。

                      好像什么都没有劈?#23567;?br />
                      又好像砍到了什么东西。

                      紧接着,他们就听到了一声枪响。

                      在剧烈的眩晕?#25237;?#24515;中,槐诗弯腰再次从怀中取出一包劫灰,抛在?#35828;?#19978;,黑雾吞没了一?#23567;?#36825;一举措似乎避免了对方?#27809;?#20599;袭,可等他们自从剧烈地眩晕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已经再看不到什么纳迦了。

                      他已经逃走了。

                      留下?#35828;?#19978;血泊中的王海。

                      他的喉咙和胸口已经被利刃剖开,鲜血喷涌而出,再说不出任何话来。

                      槐诗扑上去,伸手想要按他的脉搏,可很快,便收回了?#31181;浮?br />
                      没救了。

                      伤口上泛起一层墨绿色,刀上还淬了毒。不,?#28909;?#26159;毒龙纳迦的话,不淬毒才?#26538;?#20107;吧?

                      柳东黎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再浪费时间,抓紧时间翻箱倒柜,翻找着一切有价值的文件。槐诗将王海从地上扶起,努力地撑开了他的眼睛。

                      “醒醒还有时间G谁杀了你!”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24187;?#25106;指,“是谁杀了他们G谁?#23194;?#34255;在这里的5话啊u海!”

                      王海奋力?#36361;?#30528;,像是一条离开了水的鱼那样,两只手努力地抓着,想要抓?#28796;?#33258;己而去?#32435;?#26426;,在槐诗的领口留下了一道道血印,扯下了槐诗的面具。

                      当他看到槐诗的脸,便愣住了,很快,眼神就变得怨恨又恶毒。

                      “是你都是你们你们的错”

                      他的嘴唇开合着,不断地喷出血沫,可很快,便勾起了嘲弄地蝗:?#25300;?#20204;都将死去很快”

                      他忽然不再?#36361;?#20102;,抓起了身旁的匕首。

                      向着自己的?#33041;?#21050;下。

                      啪!

                      猩红?#32435;?#24425;喷涌,落在槐诗茫然的脸上。

                      火烧起来了。

                      在剧烈地震荡中,上层好像再次有炸药爆炸,底层即将坍塌。

                      槐诗叹息了一声,缓缓放下了王海。

                      将戒指收起。

                      之后的事情?#22836;?#21892;可陈了。

                      柳东黎带着他在特事处的大队人马到钞前离开了中转仓库,甚至开?#21040;?#20182;送回了家。

                      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样子,派忍不追,?#25300;?#30693;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可以来侦探那里找我。”

                      槐诗点头,下车,目送着他远去了。

                      当他回到家,推开?#21534;?#30340;大门时,看到?#35828;却?#22312;那里的乌鸦。

                      “你似乎需要找人倾诉一下的样?#24433; !?br />
                      黑色的飞鸟站在煮开的热水壶上,问道:“咖啡?茶?”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