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送棂 > 正文
                      那只棺材上看不出凶煞之气,阴气是有一些,却不多,要说它吃了许多人,又有悖常识除非它已经强大到能收敛煞气。

                      林开一直在回想刚才被盯上的感觉,如芒在背。为什么其他人没有出现这种状况,只?#20982;?#24049;被盯上,难道真因为自己也有一口棺材所致?

                      有特协的修行者在场,又有他?#24378;?#20013;的老?#19968;?#27491;在?#20384;矗?#26519;开这时并不想出头对千年悬棺做什么。不过他还是向吴道长问道:“道长,里边会是什么东西?”

                      “谁知道呢,也许是千年僵尸,也许是鬼灵,或者邪异!”吴道长神色随意,跳回舢板上往浅滩走。

                      林开又和麾下的众鬼交流,连陈凡和刁老鬼这些从邙山出来的鬼物,也是猜之不透。

                      柯专员跳下舢板后,突然回头看向苏新腰间小包上的桃木罚,问道:“你们是谁?”

                      林开被他问?#20040;?#25163;不及,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编自己和苏新的身份,只好装出愕然道:“你不知道我们?”想到之?#25300;?#36947;长介绍时说到,这人是新来的,猜测是来自郭玄所说的其他隐修世家,便又说道:“你刚从家族出来的吧?”

                      别说柯专员让他这种?#20174;?#21804;得一愣,已经回到浅滩上的吴道长也是摸不着头,回转身愕然看来,暗道这货是谁口气这么大。

                      林开看情形不对,指着一直神色冷淡的苏新信口开河:“她的来头可大了”

                      苏?#24405;?#26102;瞪了他一眼,林开立即?#30446;?#36947;:?#25300;?#20204;就是普通的灵异爱好者,来开开眼界的借过一下,谢?#21804; ?#20182;扶着苏新跳到舢板上,从柯专员身边走过去,留下柯专员干瞪眼。

                      太阳早已下山,天色有点暗,凉风习习。林开思忖着是否就此离开,回江城?#19968;?#33900;超清气。江城的地域范围?#24726;?#20960;个火葬持布在多个区,距离不短,一天能清理三两家就算高效了。

                      他正要问苏新的意见,旁边有?#36865;?#28982;叫道:“动了,船动了!”

                      “船动了?”所有?#35828;?#30446;光集中到浮吊船上,果然看到船在缓缓后退,连这边临时插在泥滩上用来绑定舢板的木棍也被?#31995;?#25300;起,将要落入水?#23567;?br />
                      柯专员才刚从舢板上跳回来十几秒,见状眼明手快的捉住绳子往回拖,其他人赶过来七手八脚的帮忙。

                      “是不是江水上涨?”吴道长急道。

                      “是的!”有人靠近水边观察了一下答道。

                      林开明显感觉到柯专员和吴道长一起松了口气,如果只是江水上涨?#20040;?#21482;摆脱?#20064;?#37027;还能把船留下。若是灵异力量造成船只移动,怕是不好拦得住。

                      众人用力拖动舢板,牵连着浮吊船不让它漂走,两边牵引之下,靠近浮吊船的那条舢板都完全离开水面,悬空挂起来,靠近泥滩这边的那条也有一?#38750;?#36215;。

                      吴道长随后吩咐陈所安排人上去下锚。其他人你看我我看?#24726;?#27809;有人主动请缨。虽说刚才四人上去又安然回来,但谁敢保证换他们上去之后不出事?

                      陈所看到这种状况,便说道:“要不我们负责拖着,你们两位上去下锚。”

                      柯专员脸色微沉道:?#25300;?#35201;是知道怎么下,还需要你们做什么?”

                      话是有道理,可还是没人愿意上去。如果陈所和水警大队的负责人下令,警方人员自然不得不执行,问题是现在那两位也不想让手下上去冒险。

                      场面一?#26412;?#20102;下来,一群人用劲拖着绳子,好像在拔河玩儿,中间还挂着两条舢板,林开看着觉得真特么搞笑。承有几个普通民众打扮者,其中一六十岁上下的老伯?#24895;?#32769;实,说道:?#25300;?#21435;吧,我开过船,会下锚不过这船贼怪,它咋就一个劲入上游扯呢?”

                      ?#21834;?br />
                      众人经他提醒,才发现真是如此,浮吊船漂离的方向就是上游。

                      尼玛,它明明没有启动啊,为毛不是顺着水流往下漂,反而往上?

                      林开想了想,上前拉过绳子道:“这么拉着不是办法,你们带那位老伯上去下锚吧。”

                      他一身巨力能当十个人用,这一加入,其他人都觉?#20204;?#26494;许多。柯专员和吴道长施展身法,嗖嗖两下沿着舢板窜上浮吊船,整个好像绝世轻功一?#24726;?#30475;得林开又是眼睛发直。他这时才想起,自己还没有类似的身法秘术,只能?#26607;?#21147;和基促度。

                      “奇人异士,果然不一?#24726; 背?#25152;长在林开旁边吞了口唾液,小声嘀咕。

                      那边两人站在甲板上往这边看,叫那位自告奋勇的老伯快点过去∠伯应了一声,跨上舢板熟练地往那边爬。虽是一头高一头低极不平衡,他仍顺利往前靠近。

                      眼看他刚要跨过第二条舢板,林开陡然觉得那边拉扯的力度在提升,舢板的缆绳比较简单,明显?#34892;?#21507;不住力。他脸色一变,喊道:“船上的力量的提升,快把缆绳扔过来,这种小绳索顶不住。”

                      吴道长一听,连忙在甲板上寻找,很快在侧面发现了一条钢缆。这种钢缆是非常沉重的,而且看上去只有五六米长,不足以扔到岸上。

                      “再找找,肯定有两条长的!”老伯爬在第二条舢板上仰头喊道。

                      柯专员回头看看,在身后靠近起重机的地方发现一只绞盘,上边就盘着长长的钢缆,于是过去鞠出来有近二十米长,就往这边扔过来。

                      钢缆带着风声砸来,众人吓得连忙躲开,暗骂柯专?#34987;?#36134;。尼玛,要是被砸到,就算不皮开肉绽,也得受罪不?#22330;?br />
                      林开脱手放开绳索,闪身跳过去拉起钢缆,顿时感觉着力多了。另一边,爬在第二条舢板上的老伯却受了罪。

                      随着林开放手,舢板掉落江面,他一时猝不及防,差点摔水里去。也幸亏他在水上混过,?#20174;?#25935;捷,一发觉不对?#25237;?#19979;身子降低重心,紧紧抓着两侧边沿才没翻出去。

                      他破口大骂:“浑杏,你不会提醒一下么?”

                      林开连声道歉,又觉得手上传来的力道依然在增加,不由催促他老人家赶紧的,又招呼周围其他人过来帮忙。顿时,浅滩上一溜的?#28216;?#21644;浮吊船开始了真正的拔河角力。

                      第二章晚上发)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