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我现在该怎么做?”

                      “沉下气海丹田的戾气,?#23472;?#19982;龙影融为一体,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做就可以了。”

                      苏晨点点头,因为这是自己唯一的疡。

                      就像神府自己说的,自己没有反抗的能力,倒不如顺从他的意志。

                      如果他想加害自?#28023;?#37027;现在,早就已经凉透了。

                      缓缓闭上眼睛,苏晨将自己的心思沉静下来,细细的感受着周围的一?#23567;?br />
                      因为和汹,早已经产生了某种难以名状的默契。

                      所以苏晨在短时间内,就已经和汹达到了高度契合的状态,也乔这个时候,他感觉?#21073;?#33258;己的右臂一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钻进去一样。

                      但就算不睁开眼睛,苏晨也能猜?#21073;?#31070;府正在将龙的右臂骨,打入自己的身体当中!

                      那种如蚊虫叮咬般的痛苦,不知?#20013;?#20102;多少时间。

                      当苏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全身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就像经历了一场劫难。

                      “不愧是天旬人,你的忍耐力,超脱了我的想象,龙骨入体这样的痛苦,可比挖心割肉还要难以忍受,但你全程一声未吭,果然非凡类能比啊!”

                      “龙骨已经打入到了体内,我现在是不?#24378;?#20197;离开了?”

                      “别急,除了龙骨,?#19968;?#26377;其他的东西要交给你。”

                      “什么东西?”

                      “就是你眼前的这座神府!”

                      “嗯?”

                      “给我这个东西做什么?”

                      “说你年轻,你还真是不含糊。”

                      “别在那卖关子,有话直说。”苏晨冷着脸说道。

                      “修炼者的丹田气海,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

                      “日常修炼的时候,总会有人提到天赋这个词汇,有的人天赋很高,修?#37117;?#24180;便会成为绝顶高手,但有的人天赋平?#21073;?#32456;其一生,都只能在武道的门口徘徊,这都是天赋差异所造成的。”

                      “这我知道,挑重点说。”

                      “每个人都口口声声念叨着天?#24120;?#20294;真正的天赋又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丹田气海的强弱,就是天赋强弱的根据?!”

                      “没错,当一个?#35828;?#20025;田气海,足够强大之时,就会进阶到神府,而神府的层次,又分为七个等级,当有一天达到七级神府的时候,就会迈入到仙府之?#24120;?#22914;果你真有一天,能突破到仙府之?#24120;?#37027;么就有机会,去窥探这个世界的秘密了。”

                      苏晨听的脸色茫然,因为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这些年来,自己见过的最强者,就是在南太平洋的洞窟当中,遇见的齐天斗。

                      但无论是他,还是龙渊,都没有和自己说过神府的事情,这也就说明,但凡是能修炼出神府的人,最起码都得是五阶宗门往上的人!

                      苏晨的眼睛转了转,“我记得你刚才说,自己是突破神府的时候,被人暗算,所以才落到了今天的下场,那也就说明,你的神府等级为七级,对么?”

                      “你果?#24187;?#35753;我失望,居然连这些东西都猜到了。”

                      “稍后,?#19968;?#23558;七级神府传授于你,但以你自身的实力,还发挥不出它全部的威力,所以暂时来讲,对你自身的实力,不会产生飞跃式的提升。”

                      “但等到日后,随着你的年龄增长,你的实力将会?#23545;觶?#21040;时候,别说是同辈的高手,就算是比你高出两个层级的人,都能够越级秒杀,这就是七级神府的威力!”

                      听到这话,苏晨的心中?#30772;?#20102;惊涛骇浪。

                      原来神府的威力这样强大!

                      “多些前辈!”

                      苏晨郑重其事的说。

                      因为,龙骨是属于自己找到的秘宝,理应自己得到。

                      但是,这七级神府就不一样了,完完全全是他砾给自己的东西。

                      拿了人家的东西,自然要说声?#34892;唬?#36825;点礼仪教养,苏晨还是有的。

                      “不要那么?#25512;?#20320;是天旬人,能为你做些事情,日后看你走上绝颠之?#24120;?#25105;就知足了!”

                      苏?#31185;?#36523;,站在原地深深的鞠了一躬。

                      此处无声胜有声,到了这个时候说再多的?#34892;唬?#25110;许都是苍白无力的。

                      只要不?#20960;?#20182;的期望,就是最好的报答。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现在可以试试,龙骨的力量,我想你?#27809;?#23545;它的威列到满意。”

                      苏晨似下看了看,“这里这么空旷,好像也没办法试。”

                      “你隔空挥出一拳,就能试探出自己的力量了。”

                      苏晨将信将疑,将全身的力量,都汇聚到了右臂之上。

                      刹那间,炽热灼烧的感觉,在右臂上蒸腾而起。

                      那股庞大的力量,已经到了自己无法承受的程度!

                      当忍耐力达到极限的时候,苏晨重重的挥出一拳。

                      砰!

                      一声闷响,苏晨发现空气中传来了如水一般的波纹,甚至连周身?#30446;?#38388;都开始晃动,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一块龙骨竟然就能产生这样的力量!”

                      苏晨瞪着眼睛,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换做平时,就算打出十拳,恐怕都没有这样的效果。

                      如果有一天,自己集齐六块龙骨,效果可能会到自己无法想象的程度!

                      “年轻人,你未来的路还长,而且你自身力量,就等你慢慢挖掘了,现在多说也是无益。”

                      “我这知道了。”

                      “好了,你在这里,已经呆了七天的时间,现在?#24613;?#19968;下,我将神府赠与你,你就可以出去了。”

                      “?#34892;唬 ?br />
                      猛地一瞬间,苏晨发现,周围的景致,在顷刻之间变换了涅,一切都混沌起来,一道道刺眼的光,叫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也不知过了多?#33579;?#24403;苏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出现了在玉龙雪山的裂缝当中!

                      “居然都消失了”

                      但这个时候,苏晨能清楚的感觉?#21073;?#33258;己的神府已经到了漫无边界的程度,大到难以想象!

                      看着周围的景致,喃喃自语,心中?#34892;?#19981;是?#28059;丁?br />
                      苏晨?#23472;?#21435;呼唤自己的神府,但却没有一点声音。

                      苏晨也无法确定,他是真的消失了,还是在神府当中沉睡,但心中,却充满了感激!

                      看了眼周围的峭壁,苏晨重重呼了口气。

                      “出来这么?#33579;?#32456;于要回去了。”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