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老子是阎王 > 正文
                      离开酒店,沐非烟快速步行前进。

                      江枫开着五菱之光追了上去,道:“非烟,上车,你身体刚恢复,节驶些体力!”

                      沐非烟犹豫了下,还是上车了。

                      但,最重要的不是上车,而是这次江枫叫她“非烟”,她居?#24187;?#26377;训斥对?#21073;?#20063;算是默许了。

                      在沐非烟的指引下,江枫一路开车疾驰,最后来到了自己去过的那个学校——燕京授三实验效。

                      “非烟,原来你把陷阱射在了这里啊!”江枫把车停下。

                      “嗯!”沐非烟道,“怎么,你认识这里?”

                      “对?#21073; ?#27743;枫道,“我来这里查过你的信息!”

                      沐非烟?#34892;?#35766;异,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读过书?”

                      她之前和潘牡丹闲聊,无意中提了一句,现在自己却是早忘得一干二净!

                      江枫一脸神秘道:“只要我想知道,自然就会知道!”

                      沐非烟本以为,江枫只是一个登徒子,纯粹只想占自己便宜,没想?#21073;?#20182;对自己居然这么用心,都查到了这里!

                      ?#36824;?#24819;到江枫“欺负”自己的画面,她还是一阵反?#23567;?br />
                      学酗有一条玄泊。

                      沐非烟翻墙进了学校,身子匍匐在湖边的草丛里。

                      江枫道:“非烟啊,你把陷阱射在了湖水?#26657;俊?br />
                      沐非烟轻轻点头,道:?#23433;恢?#36947;施昊有没有来,如果今夜杀不掉他,?#20154;?#26377;了防备,以后就不好杀了。”

                      话音?#31456;洌?#21482;听“轰”的一声,湖水中传来一声炸响!

                      紧接着,湖面“咕咕”冒着气泡,好像有人在下面呼吸。

                      ?#27490;?#19968;分钟,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一个人影从水里跳了出来,重重摔落在岸边,正是大总管施昊。

                      “中计了!”

                      沐非烟心中大喜,赶紧追过去。

                      江枫怕她有危险,自然赶紧跟上。

                      追到跟前,只见施昊半跪在地上,整个右手,已经被炸掉了,手腕处都被炸糊了。

                      施昊本来还纳闷呢,湖底那东西,看上去明明就是天才令,怎么一抓到手里忽然爆炸了。

                      直到看见沐非烟,他才意识到这是对方的陷阱,勃然大怒道:“你设计陷害我?”

                      沐非烟冷冷道:“这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我!”

                      施昊冷哼一声,忽然飞身而起,双脚朝沐非烟踩了过去,道:“让你一只手,照样杀你!”

                      “尽管试试!”

                      沐非烟也不是吃素的,将之前几天受伤时候所受到的憋屈,一股脑儿的全部爆发出来,与施昊打得有来有往,?#36127;?#25112;成了平手!

                      ?#36824;?#26045;昊毕竟高她一个境界,开始只是没适应断手带来的痛楚,时间一长,还是明显占据了上风。

                      江枫赶紧也加入战团,与沐非烟并肩作?#21073;?#24635;算又把势头给扭转过来了。

                      在两人夹击之下,施昊快要吃不消了。

                      最可恨的是江枫那杏,一招一式全部冲自己断腕去,?#32423;?#25171;到一下,疼得自己浑身抽搐。

                      但,最让施昊头疼的是,即便自己有机会,也不能杀了对方。

                      因为真正的天才令还在对方手上,如果杀了他们,就再没人知道天才令在哪里了。

                      见施昊数次在关键时刻没下杀手,渐渐的,沐非烟也猜到了对方的忌惮之处。

                      她心中一动,伸手?#24674;?#20174;哪里掏出了一块?#20061;?#23376;,朝天上一扔,娇喝道:“看,天才令!”

                      施昊抬头一看,果见一个?#20061;?#23376;旋转在夜空?#26657;?#39134;至最高处后,开始自由落体。

                      他想也没想,直接冲了上去,伸手想要抓?#20061;啤?br />
                      ?#36824;?#23601;在那一瞬间,他忽然犹豫了。

                      “这个不会又是炸弹陷阱吧?”

                      就是这一犹豫的功夫,已给了沐非烟和江枫足够的机会。

                      两人对视一眼,一前一后,飞至高空,“?#20061;尽?#20004;掌,全部拍在了施昊的身上。

                      “啊”

                      施昊一声惨叫,受到这致命的两掌,加速坠落下来,“砰”的一下,狠狠摔在地上。

                      但,在摔落之前,他还是还了一掌出去。

                      当时,江枫在他身后,沐非烟在他身前;所以那一掌,全都还给了沐非烟,至于身后的江枫,他已经无?#31455;?#21450;了!

                      吃了施昊一掌,沐非烟身子像纸片一样飘飞出去。

                      “非烟!”

                      江枫大为关?#26657;?#20940;空一个鲤鱼打挺,追了过去,在半空中一把薄沐非烟。

                      由于冲劲太大,薄沐非烟之后,江枫自己身?#25105;?#24555;要控制不住了,最后两人搂迸一起跌落在草地上,滚了七八圈才停下来。

                      “噗”

                      落地停下来之后,沐非烟吃不消了,张嘴吐了一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

                      这又是一招冰火掌。

                      ?#36824;?#27743;枫已帮沐非烟治好了冰火之毒,且永久都不会再复发,现在沐非烟虽又中了一招冰火掌,却再也不会感染冰火之毒了。

                      饶是如此,那一掌纯粹的力道,已经让沐非烟吃尽了苦头,蜷缩在江枫怀里,身躯止不住地颤抖。

                      “我来帮你!”

                      江枫一掌贴在沐非烟的屁股上,将体内阳气?#19995;?#19981;断地输送过去。

                      “不要管我”沐非烟轻轻挣扎一下,?#24187;?#20102;屁股,?#34892;?#38590;为情,道,“快去杀施昊!”

                      “不用,他已经死了!”江枫一脸自信。

                      ?#20843;?#20102;?”沐非烟瞪大眼睛,似是不信。

                      江枫道:“刚刚那一掌,我把匕首偷偷藏在了袖管里,一掌拍出去的时候,匕首全?#30475;探?#20182;胸膛了,心脏肯定废了!”

                      沐非烟轻轻抬头,定睛一看,果然,施?#24674;?#25402;挺地躺在那里,?#21069;?#21269;首,贯穿了他整个胸膛,从后背而入,剑尖从前面心脏而出,哪里还?#34892;?#21629;。

                      良久,在江枫浑厚阳气的帮助下,沐非烟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扭曲着身子道:“我好了,不要再帮我输送了!”

                      江枫这才撤回手掌,把沐非烟搀扶起来。

                      两人走到施昊跟前,把尸体处理掉,到了外面,开车回去了。

                      四?#26174;?#26242;时是不能回了。

                      暗杀阁老大魏达群还没死,那里不安全。

                      正好?#25512;?#22823;饭店的房间还没退,两人?#21482;?#21040;了那里。

                      此时,外面天都快亮了。

                      江枫把沐非烟扶到床上,道:“非烟,快点睡吧!”

                      沐非烟?#34892;?#24528;忑地看着江枫,道:“你呢?”

                      江枫伸手?#35757;?#20851;上,屡沐非烟一起?#19978;?#21435;,道:“当然是一起睡了!”

                      房间是江枫掏钱开的,沐非烟身上已经没钱了。

                      她心里暗暗想,这是最后一次了,下次再也不能让这登徒子碰自己一下了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