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学生不听话,这是古今中外都头痛的问题。

                      少年人不肯安分,这个是天性。

                      许多大?#23435;?#23569;年时都跳脱,缺点一大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后来的伟大。

                      作为教育部门,国子监肯定希望学生们都化身为勤学标兵,可实际上并不现实。

                      上课走神只是新,上面?#37096;?#19979;面在看杂书才是大事。

                      不专心,不愿学成为了国子监上下最头痛的事。

                      “快走!吃饭的时候还能做首诗呢!”

                      “某要背书,论语”

                      ?#21834;?br />
                      一群学生几乎是熊着往饭?#38376;?#21435;。

                      郭谦?#28909;?#21574;呆?#30446;?#30528;他们远去,然后问道:“为何会这样?沈安用了什么法子?”

                      陈本狐疑的道:“莫不是利诱?”

                      沈安有钱,非常有钱。

                      而且他还年轻,花点钱弄点政绩出来,以后也好升官啊!

                      这样的事儿不少人都做过。

                      大宋的官员在下面为官时,基本上史书上都记载着他们的‘丰功伟绩’。

                      若只是看史书和各种评价,你会以为大宋的官员个个都是楷模和人才,诗词文章写的好,做官更是出类拔萃。

                      可实际上它压根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吹!

                      大宋朝的老规矩。

                      ?#36824;?#21171;没政绩要吹,有点功劳更是要吹大,犯错了要含糊其辞

                      一句话,你的名声要看你的朋友刃多大,朋友的影响列多大。

                      如果你和欧阳修是好友,兄弟,那就恭喜你,你要青史留名了。

                      老欧阳随便几句话,几行字,你就成了政绩优秀的好官员,后世人人敬仰。

                      这种吹嘘的作风一直?#26377;?#21040;了王安石新政时期。

                      党争开始了。

                      朋友圈没用了,得看谁当政。

                      老王当政?那保守派都是蠢货!

                      司马光一上台,新党的人全成了后娘养的,那名声臭不可闻。

                      以至于南宋时那些官员还在遗憾,觉得那种人?#23435;?#25105;、我为人?#35828;?#20026;官气氛再也找不回来了。

                      郭谦和陈本觉得沈安就是想捞政绩,而且他有包拯为盟友,外加王安石的儿子和他交好

                      只要这两人帮他吹嘘一下,我去,这人绝壁会得一个少年有为,?#20107;?#20877;世的评价。

                      流比大发了?#21073;?br />
                      这朋友圈真是让人艳羡不已,可眼前的学生却让人心头沉重。

                      “太学?#33618;?#24324;这些歪门邪道,否则人心思利,还读什么书?都去赚钱好了。”

                      郭谦?#34892;?#19981;爽,他?#20040;?#26159;沈安的上官,觉得自己有必要和那个少年谈一谈。

                      高玉琪看了他一眼,?#28909;?#36947;:“祭酒,没有的事啊!”

                      陈本板着脸问道:“那他用了什么办法?”

                      高玉琪笑了笑,“待诏让人把那些不肯专心学的学生都弄出来,然后专门编成了一个班,在后面上课叫做什么慢班。”

                      快慢班在熠熠生辉中

                      “这个不湘。”

                      历史上不少教育机构都有过类似的动作,沈安不算首创。

                      高玉琪点头道:“是啊s来待诏让人去叫了慢班的家长来,专门给他们讲了话,大约半个多时辰吧,出来后那些家长都面色涨红,只是第二日大多学生都是带伤来上课。”

                      跨慢班不算啥,可这年头老师和家长打孩子连?#23454;?#37117;管不了!

                      严师出高?#21073;?#26829;棒底下出孝子

                      这个时代很操蛋,但在某些时候却让沈安觉得很舒爽。

                      他一番近乎于传销的手?#38382;?#20986;来,家长们都被打满了鸡血,然后回到家中后,自家的孩子就倒霉了。

                      “此后慢班的学生都老实了,哪怕是装样子也得好好学。”

                      厉害啊!

                      郭谦没想到沈安的手段一环扣一环,不禁赞道:“好手段!”

                      陈本也点头道:“是不错。”

                      “待诏又给学生们说了话,啧啧3当时在边上听着,恨?#33618;?#21464;身为学生,重新走一遭考场。”

                      鸡血加鸡汤的能量很大,高玉琪显然就成了沈氏教育法的忠实信徒。

                      郭谦纳闷的道:“那些学生吃饭都要作诗?”

                      “是啊是刻苦。”

                      高玉琪隐住嘚瑟说道:“早上天没亮学生们就被?#34892;?#20102;,然后背书,稍后就是操练,最后上课全是文章和诗词。”

                      这是题海战术!

                      外加死记硬背!

                      科举?

                      郭谦仿佛看到沈安在前方不屑的道:“科举算个屁!”

                      后世?#30446;际?#26041;法被用到了现在,配合比后世更能吃苦的学生,沈安很期待明年科举的结果。

                      “那个元泽啊*?#33618;?#20170;年去试试?”

                      今年有发解试,大抵相当于以后的乡试。

                      王雱曳道:“某太年少了些,去了就是哗众取宠,不干!”

                      他专攻杂学,但原先的底子打的很好,只需突击一下就能去?#38469;浴?br />
                      “爹爹说年少阅历不够,写出来的文章就是堆砌辞藻,毫无用处。他若是主考,必然不会录用。”

                      这确实是个问题,再天才的人,阅历却是一个硬伤。

                      智商有用,但在这个时代最大的作用就是用于?#38469;浴?br />
                      王雱合上折扇,淡淡的道:“某只要想,考进士只是平常。”

                      这比装的无比高大上,智商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沈安强压住抽这厮一顿的冲动,说道:“太学那边盯紧些,某可不想他们考上了进士,可却忘却了杂学。”

                      拉帮结派很重要,可等胜利之后才?#31561;?#21457;现,这些学生们竟然对杂学的态度不对头

                      改革最重要的是什么?

                      改变思想!

                      思想不转变,再多的改革也只是虚幻。

                      一时的成功和胜利也只是水中花,井中月,如同沙滩上的建筑,潮水下,坍塌的速?#28982;崛?#20154;瞠目结舌。

                      王雱点头道:“每日?#30446;?#37117;在上,学生们很?#34892;?#36259;。”

                      “这是新鲜。”

                      沈安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播种者,在等待着未来的一片金黄。

                      “安北兄!”

                      赵仲鍼来了。

                      他看着?#34892;?#19981;大好。

                      “生病了?”

                      赵仲鍼曳,说道:“交趾那边侵入西平州,朝中决定不管。”

                      啥?

                      沈安仰头道:“那是个祸害啊!”

                      大宋?#36234;?#36286;需要的是一次酣畅淋漓的大胜,把他们打怕了之后,才会有几十年的?#25512;健?br />
                      可朝中竟然不管?

                      沈安赶紧申请明早上朝。

                      “他又弄了什么?”

                      赵祯的心情不错,所以?#30171;?#30528;轻松的问道。

                      ?#36718;?#29673;说道:“说是交趾的事。”

                      “交趾的事?”

                      赵祯笑道:“他去了一趟府州,难道就觉着自己成名将了?”

                      ?#36718;?#29673;也觉得是这样,“官家,他怕是?#34892;?#39128;了。”

                      少年人容易发飘,这时候就需要?#20040;潁?#32780;最好的?#20040;?#23601;是失败。

                      赵祯微微点头,然后就去了后宫。

                      上朝真的很?#37327;啵?#33267;少沈安觉得自?#22909;?#27861;天天坚持。

                      天还在黑着,他就叼着个大肉馒头上马而去。

                      身后是陈洛和姚链,两人也是?#34892;?#27809;精打采的。

                      昨晚上榆林巷里闹贼,沈家的护院出力不小,最后成功的抓住了那个飞贼。

                      一路上能见到不少上朝的官员,大部分是骑马,少数是身体不好,坐车。

                      沈安的马见到大车就忍不住叫唤几声,然后靠过去,用屁股蹭蹭同类。

                      “别耍流氓啊!”

                      沈安很是头痛这匹马的习性,若非是?#34892;?#24863;情,他早就换了坐骑。

                      一路到了皇城,残余的天光下,臣子们闻皇城在发呆。

                      待漏院外面全是携蟹,?#26032;?#22768;不绝于耳。

                      早饭生意做到了皇城边,上至?#36184;ǎ?#19979;至侍卫,大伙儿都在一个地方闻吃早饭,吃的热火朝天。

                      大抵从古至今都没有大宋这等宽松的环境了。

                      时辰一?#21073;?#22823;?#19968;?#32531;进宫。

                      沈安一路打着哈?#26041;?#20102;殿内,肖青见了就低声道:“你这是少年人,要节制!”

                      沈安指指他的?#24120;?#19968;脸震惊的道:“你的?#25104;?#24590;么发青咦3罢了罢了,不关我事。”

                      他又板着脸站好,等待着赵祯的到来。

                      肖青不屑的道:“你是个骗子!”

                      沈安笑了笑,不再说话。

                      故作高深是必须的,疑心藏的人铁定会上?#20303;?br />
                      果然,过了一会儿后,肖青就忍不住问道:“你说某病了?”

                      邙山神医的传人啊!

                      而且沈安刚才看他的目光中全是怜悯,想来是重病。

                      沈安还是曳,?#27490;?#36947;:“这是寒性要发作了”

                      寒性?

                      天气本来就?#34892;?#20919;,肖青感受了一下冰冷的身躯,不禁暗自佩服着。

                      果真是名医啊!

                      他准备下衙后去找郎中看看,验证一番沈安的话。

                      这时韩琦打了一个响亮的嗝,曾公亮皱眉低头,问道;“韩相早饭吃那么多,不怕积?#38472;穡俊?br />
                      他从刚才的那个嗝里嗅到了牛肉的味道,而?#19968;?#26159;炖的

                      娘希匹,这?#21496;?#28982;在家里吃牛肉?

                      韩琦得意的道:“自从某每日早上吃一碗野猪的胃肠粉之后,饿的很快,精神特别好。”

                      这野猪的胃肠粉末?#33618;?#21253;?#20255;?#30149;啊!

                      沈安心中暗自好笑,可肖青却恍然大悟。

                      韩琦和沈安之间的关系大抵就是死仇,可韩琦的肠胃不好,沈安还是给了一个药方。

                      这个药方竟然治好了韩琦

                      看看韩琦现在的胃口多好啊!

                      还有韩琦现在也越发的往?#35013;着?#32982;的路线上靠了。

                      这是什么?

                      这就是吃得多长的多。

                      肖青喃喃的道:“看勃要看名气要看疗效啊!”

                      ?#34892;弧暗?#20291;莹欣”成为本书新盟主,仓库的老盟主,老书友了。

                    ?#21482;?#38405;读访问:m.dududu.la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