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大华恩仇引 > 正文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三六九章 必以一战毕其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汤允文的招式简单至极,就是扣指旋身,左旋、右旋、斜旋、正旋 各?#25351;?#26679;的旋身。

                      他既以旋身当防,王玉堂无招以破;他也以旋身当攻,王玉堂无招以拒。

                      “他这么转,难道头不晕么?”

                      “天下竟有这种湘的武功,当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都说佛家‘金钟罩’和‘铁布衫’是当世最强的两门硬气外功,这糙汉子的‘陀螺杵’与其相比只强不弱。”

                      “你瞧,无论?#20999;?#23478;弟子攻其?#26410;Γ?#31961;汉子都能以手杵接招,将他震开,怪得很呢!”

                      相较于长剑相激、拳脚快打,汤允文的招式实在过于简单,台下都看得清楚。

                      但看得清楚归看得清楚,其中门道却无人知晓,谁也不知为何看起来可以破开陀螺杵的招,打出去却毫不?#25307;А?br/>
                      “不简单呐!”

                      王玉堂苦笑着还剑入鞘,谓汤允文道:“汤兄,在下输了。”

                      拳脚、叫都拿对方没办法,他只能认输。

                      虽然,这最多只能算是个平局。

                      拿下了王重启,让任天堂控制住若州军营,秦孝由此行便算大功告成了。

                      他已年迈,夏?#24464;?#20063;不敢劳他奔波过久。得知徐家的将佐皆被暂解军职,收押在郡政司府后,他便出城了。

                      不过,他并未北上都城覆命,而是南下了汉州。

                      夏承焕在那里。

                      他二人是一起离都的,一辅一主,现在自己这边的事已经办妥,接下来就看夏承焕了。

                      与秦孝由不一样,夏承焕是大大方方带着随从住进了州府衙门,一副“天子使臣”的做派,吓得汉州城的大小官员战战兢兢。

                      打草惊蛇。

                      在他看来,这些官?#26412;?#26159;一垄?#30828;藎?#19979;面或许就藏了一条蛇。

                      他是来打蛇的,除了那条大蛇,?#20999;?#23567;蛇他也没准备放过。

                      “殿下,秦国公来了,已到府外。”

                      夏承焕“嚯”地一声从座上起身,快步朝?#21644;?#34892;去。

                      “国公,原来辛苦,先坐下歇歇。”

                      秦孝由哈哈一笑回绝道:“先谈正事,正事毕,我赶回都城向皇上覆命,到了都城再歇不迟。”

                      一老一少在书房坐下。

                      “如皇上所料,端木玉必然在若州城内。”秦孝由笑道。

                      “哦?”

                      “我们追踪到两队人,他们武功都很高,骁勇剽悍毫不畏死,绝非江湖中人。”秦孝由又道。

                      “嗯。”

                      “但这些人机谨得很,宁愿把我们引到偏僻处死战,也不肯回去求援。”秦孝由叹道,“宁愿死,也不肯冒着泄密的危险去报讯,这等精卫除了皇庭,哪里还会有?”

                      夏承焕点?#35828;?#22836;,曳叹道:“我们的对手不简单,这一仗不仅要斗勇斗狠,更要斗智。”

                      “哈哈,睿王殿下,无论斗勇斗狠斗智,你都?#25442;?#36755;他。何况,我们占着天时地利,这一局,一定能胜!”秦孝由?#34892;?#24536;情地笑了起来,“得擒端木玉,胜?#24517;使?#38596;兵四十万!”

                      夏承焕也激动了:“他竟真的来了』想?#21073;?#20182;这般大胆?#21361;?#25105;们一定要毕其冠一役!”

                      他们得到的圣令是生擒端木玉。

                      秦孝由轻轻拍了拍他肩膀,轻声道:“你也知端木玉绝不简单,那他既然敢来这里,凭的是甚么,睿王,你想过么?”

                      以身?#36214;眨?#27530;为不智,秦孝由一?#26412;?#24471;奇怪。

                      “他一定有甚么倚仗。”

                      “国公,你觉得他的倚仗会是甚么??#27605;?#25215;焕眯眼问道。

                      他了,?#25104;行?#30331;,又问:“你是说 ”

                      秦孝由点?#35828;?#22836;,沉声道:“皇上可只有一个妹妹。太医都看过了,长公主的毒,若不得解药,半年内必薨。”

                      “他身上有解药。”

                      “除此之外,老夫也想不到他还能有那个更大的倚仗了。”

                      “长公主的毒,真的解不了么??#27605;?#25215;焕一脸的不?#24066;摹?br/>
                      秦孝由长舒一口气,低声道:“都说解不了,应该就是真的解不了了。”

                      “难怪 难?#21482;?#19978;再三交代,一定要生擒端木玉。?#27605;?#21040;这里,夏承?#21171;?#28982;很失落。

                      的确,对夏?#24464;?#26469;说,妹妹只有一个,灭?#20351;?#30340;机会却很多。若能以端木玉的命换夏承漪的命,他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睿王。”秦孝?#34923;?#22768;道:“端木玉必须死。”

                      夏承焕的眼睑?#35835;?#25238;,人?#34892;?#24596;住了。

                      秦孝由按的肩膀,遗掀的老牙,恨声道:“他必须死!若让他活着回了?#20351;?#22823;华不知要多死多少人v在既然知道他在若州,我们一定要不一切杀了他!”

                      他来汉州就是要说服夏承焕,一旦找到端木玉便立时杀了他,绝不能给他见夏?#24464;?#30340;机会。

                      “皇上那 ?#27605;?#25215;焕皱着眉,欲言?#31181;埂?br/>
                      若他杀了端木玉,也就等于害死了夏承漪,夏?#24464;?#32477;?#25442;?#25918;过他,秦孝由这是来让他去死。

                      端木玉站在檐下,闭目不语。

                      穆桒站安静地在他身后,不发出半点声响,生怕打搅了他的思虑。

                      原本,今日他们就要踏上归途,按着行程,这会儿该已经到了汉州城郊。

                      “呼~~~?#19968;?#26159;太轻敌了。”端木玉轻声叹道。

                      他向来善?#20801; ?br/>
                      “少主,?#20999;?#23478;办事不力。”穆桒沉声道,“他们在若州经营多年,城防被人撤换都不知情。若事先得了示警,祝孝臣、佟高格他们何至于往刀口上撞?”

                      端木玉轻轻曳,叹道:“徐家固然有错,但也不能只?#20013;?#23478;,我们自己的‘千里眼’不一样没有发出示警么?是我?#20999;?#22799;?#24464;?#20102;。”

                      从夏承漪中毒到神哨营撤换若州城防,他只用了两日。端木玉?#32617;?#36947;都城那边事办好了,准备回?#20351;?#20182;的人?#25237;?#22312;了路上。

                      “此人心思机敏,行事果决,极善用人,一?#24618;?#38388;撤换若州城防,抓走城中主将,?#20197;?#22235;下布好眼线。佩服!”

                      穆桒静静听着,不知该如?#26410;稹?br/>
                      “端木敬呢?”

                      “少主,我们的人已经看到他混出城了。”穆桒正色回道。

                      神哨营虽然锁了城,却不是完全不让人进出。

                      “嗯。算是亡羊补牢罢。”端木玉拢了拢袖,转身进屋。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六和彩特码资料今期 东方6十1最新开奖规则 东方6十1最近一次大奖 组选王体彩p3预测分析 90篮球比分直播网 四不像图四肖中特彩图 上海时时乐技巧员代打 二分彩是哪个国家的 pc蛋蛋走势图 香江特码救世 河南十一选五加奖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娱乐城真人龙虎斗 9188彩票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