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华恩仇引 > 正文
                      徐簌野已二十九岁,早过了婚配之年,却一直没有娶妻生子。

                      以徐?#20197;?#27743;湖上的地位和徐簌野在武林中的声名,天?#24405;?#24895;意与之结亲的大户人家妙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说是排到若州城外亦不为过。

                      徐啸衣虽也替儿子张罗过几门姻亲,却皆因徐簌野不满意而无疾而终。

                      也正是因为他的叛逆、张扬,徐家三兄弟才不放心把家?#21040;?#21040;他手上,甚至族里的事务也鲜少交给他打理。

                      就本心而言,徐簌野一点也不媳这个徐家少主的名头,更不?#19981;?#25243;头露面、事上束下。然,他是徐家子弟,又是徐家三代中的第一高手,?#20146;永?#26377;着天生的骄傲,自不?#24066;?#33853;于堂兄徐簌巩后。

                      他原以为,说服张遂光、易麒麟、云晓濛赞同到若州会盟之后,大伯、二伯、父亲会对自己?#25991;?#30456;看,没想到徐啸衣斥了他一句“颠狂,不知所惧”后便把他晾到了一边。

                      眼见族?#34892;?#24351;?#24895;?#26377;担责,唯独自己,似乎被排除在了会盟事外。

                      徐簌野受不得这般冷落,骑?#21467;?#40503;马便出了徐家大门。这些日子随兴所至,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可谓逍以在,心下却更生悲怆之?#23567;?br />
                      “簌野虽有根,却如湖上讣,有所恃无所据,有所生而心无所依。”

                      ?#25243;?#20043;上,见了御风镖局一众老少有说?#34892;?#30340;样子,委实歆羡不已。

                      “徐公子,一会儿我们要去严家,你有甚么打算?”见徐簌野只影匹马,?#34892;?#36855;茫地看着城关方向,易麒麟笑着问道。

                      徐簌野虽然性子野了一些,却正直坦荡,颇对他的脾胃,?#20013;?#30528;道:“不如随我去严家做客?严沁河与你父亲也颇有交情,作为晚辈,既到了宣州,也该去拜访一下这位武林德高。”

                      宣州严家乃是武林中的百年世家,严沁河又是老好人,和徐啸衣确实颇有往来。去年,严家二爷严沁孺六十大寿,徐啸衣也亲自来宣州道贺,这事,徐簌野是知道的。

                      “我真笨z这衅肆?#21152;?#36825;位倾心姑娘,乃是上天赐给我的莫大机?#25285;?#25105;怎能就此放过?”徐簌野偷?#24471;?#20102;瞄易倾心的方向,暗暗自骂道。

                      “易前辈说得对,晚辈既来了宣州,哪有不去拜访?#40092;啦?#30340;道理?”

                      严沁河的祖辈、父辈皆是朝廷高官,同辈堂兄弟及后辈子侄中也有十余人在各郡州府任职,历四代百年累积,严家已成了宣州城内最大的名门望族。樊西郡及宣州城的几位衙门首官,赴任之前必先到严家来拜访。

                      不过,严家家风甚严,无论在官彻是江湖,从不恃强凌弱、强壤夺,豪门?#33258;?#30340;作风显露无疑。

                      严家大门上,还挂着二十三年前永华帝赐给严沁河的父亲作七十岁贺仪的御笔贺匾。

                      此时,严家大门外站了老少十几人,为首的两个老者便是严沁河、严沁孺兄弟了。他们身后的十余人,皆是?#40092;?#23265;亲子弟。

                      “大爷,?#23478;?#22823;哥可说了,倾心妹?#20040;?#34892;也到了宣州,你可得替我跟易爷爷说道说道。”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行到严沁河身后,一脸讨好地笑道。

                      他是严沁孺的孙子严庭逸,好读诗书,修武也勤,严家两个老人对他都甚是喜爱。

                      ?#40092;鲜?#40836;未婚子弟中,他是最出挑的一个。

                      无需严庭逸提醒,严沁河也正想着给他找一门婚事,敲易麒麟带着孙女儿来了,爷孙刚好想到了一块儿。

                      “呵呵,大哥,庭逸的事还烦你找个机会跟易总镖头说一说。”严沁孺也从旁开口帮腔道。

                      ?#25226;稀?#26131;两家交好三十几年,门第也相当。易家那休?#28216;?#21069;年见过的,其时虽?#21038;?#38271;成,却已看的出是绝顶的容貌。这性子嘛,也是活泼跳脱,与庭逸倒真般配。呵呵,我便是腆着脸也要跟咱庭逸争然下这门婚事。”严沁河抚须笑道,“若是那休子没有配婚,想来当有六七成的把握。”

                      无论从哪方面,易家都有很大?#30446;?#33021;同意这门姻亲。

                      听了大爷的话,严庭逸乐得咧嘴笑了出来。

                      候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严沁河的幼子?#40092;?#23389;便领了二十几骑缓缓出现在众人眼界之内。

                      “来了4了!”

                      严府正厅之上,老少十几人各自落了座。

                      “倾心,长辈面前,不可以物遮脸,将面罩嚷来罢。”见孙女儿还戴着面罩,易麒麟笑谓她道。

                      外边下?#21467;?#21448;一路骑马,易倾心受不得口鼻受冻之苦便戴了这个棉罩,虽进了府门,却一直忘了嚷来爷爷提醒,忙伸手将它嚷,站起身向严沁河、严沁孺道:“倾心失仪了!”

                      严沁河哈哈笑道:?#20658;?#24180;多没见,休子怎就跟我?#25512;?#20102;?咱两家甚么关?#25285;?#19981;必?#24515;?#36825;些虚礼!”

                      易倾心对座的严庭逸这会儿却是懵的,“倾心妹妹竟长得这般貌美了?言语之声也如天籁∫ 我非娶了她不可!”

                      “倾心妹?#33579;?#20320;记?#26790;?#20040;?”他站起身,笑着谓易倾心道。

                      易倾心打量了他几眼,缓缓摇了曳,答道:“我见过你么?”

                      严庭逸朝她作了个鬼脸,乃笑道:“不记得么?十年前爷爷带我去青州做客,我在你们家待了一个月呢。”

                      十年前,易倾心才五岁,当时的事只隐隐?#34892;?#33419;,经他提醒,登时想了起来,站起身指?#21467;?#24237;逸便骂道:“你就是那个讨人厌的肥胖子么?当时在我家里坠经常欺负我。爷爷见你?#24378;停?#24635;是不帮我∫记得!我想起来了,你使坏毁?#23435;?#22909;些玩物,还用鼻涕抹我脸上b帐我一直没机会找你算呢!”

                      “哈哈,你总算记起我了。”严庭逸乐得大笑。

                      “有甚么好笑的,我记?#30446;?#27809;一点好事。今日我在你家也?#24378;停?#38750;把这帐算清不可!”易倾心怒道。

                      厅上十几人见状,都忍不爪了起来。只有她旁座的徐簌野,笑得沉静,笑得迷醉,笑得?#34892;?#24604;爱。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