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其实,事情的起因意外的简单。

                      “你也知道,对于情侣来说,节日一向都是重要行事吧?”

                      浅葱对着一脸茫然的雪菜进行了现状的说明。

                      “波胧院节庆是弦神岛内一年一度的最大庆典,期间?#21796;?#26377;烟火大会、化妆游行会等等,还有试胆大会以及许多像结缘符咒、占卜等等腻特区特有的企画,甚至有专门的祝福会,据说只要情侣双方一起在祝福会上祈祷,那就可以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类似这样的活动,在波胧院节庆期间可是有很多的。”

                      因此,在波胧院节庆期间,情侣们往往都会?#27973;?#31215;极的参与到各项活动中,还有其余?#34892;?#19978;人的男女们,都会借着这个机会,邀请对?#21073;?#21040;波胧院节庆上去游玩,然后向另一半告白。

                      偏偏,在波胧院节庆期间,还有一些专门看准这个商机的人提供了一些?#27973;?#28459;、有趣或者容易令人动心的躇,导致很多人都能在波胧院节庆上告白成功,顺利交往。

                      有鉴于此,对于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而言,波胧院节庆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多数人都会疡邀请异性去玩,最后顺利的进展成为情侣。

                      ?#28909;?#22914;此

                      “你觉得曜那个?#19968;?#22312;这样的节日里,难道能够悠闲的度过吗?”

                      浅葱便?#20197;擲只?#20284;的笑着,如同真正的损友那般,圈着被人群给淹没的罗真。

                      但是,灵感敏锐的雪菜还是从浅葱那?#20197;擲只?#33324;的态度下读出其心中的不快。

                      没办法。

                      “因为这样,曜一直都是波胧院节庆期间的热门邀请人选,从现在开?#36857;?#30452;到波胧院节庆结束的那一天,女生们都会拼上一年的热情和尊严,死都要顺利的邀请到那个?#19968;錚?#20687;我们这样希望能够和他普普通通的去玩的朋友根本插不上嘴啦。”

                      浅葱说着这样的话,语气里的不快已经是完全展?#35835;顺?#26469;。

                      雪菜就下意识的理解了。

                      恐怕,蓝羽学姐就是那个最想邀请学长的人,却因为这个状况,?#30475;?#37117;失败吧?)

                      雪菜默默的这么想着。

                      而与此同时,雪菜的心情也很复杂。

                      虽然学长很受欢迎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也能够理解是能够理解没错啦)

                      不知为何,雪菜的心情就变得和浅葱一样,多少带上了一些不愉快,像是心里扎了一根刺一样,相当膈应。

                      在这样的情况下,雪菜疡了另外一个话题。

                      “那男生们呢?男生们怎么那么热情的去邀请学长啊?”

                      雪菜看着比女生们还热情和疯狂的男生们,不由得感到胆怯了起来。

                      该不会,?#21796;?#26159;女生而已,连男生都对学长

                      就在雪菜不由得开始往绝对不用想的方向去思考时,一旁的浅葱很干脆的给出答案了。

                      “那些男生只是将曜当做拉客的饵啦。”

                      浅葱有如受不了似的出声。

                      “虽然由我来说有点那个,但曜的确是个各方面都全能的天才,脑袋还特别的灵光,往届的学园祭时,由他负责的计划,不管是开餐厅还是开路边摊,那个?#19968;?#37117;能想到最好的点子,吸引最多的客人来光顾,再加上本人还算是长得挺帅气,人气也无可挑剔,只要能够拉拢到他,那在波胧院节庆的时候?#36127;?#23601;确定能够大赚一笔了,这样谁都想邀请到他吧?”

                      更别说,只要是有罗真出现的摊位,别人?#20204;也?#35770;,学校内的女生就一定会天天去光顾,光是这样便能赚翻了。

                      如此一来,男生们自然不可避免的得加入这辰争中,无法妥协。

                      除此之外

                      “那些?#19968;?#20063;有自己的秀盘啦。”

                      浅葱如同在看着一群脏东西一样的看着那群拼命推搡的男生。

                      “像是不想看到学酗的人生赢家脱单啊,担心自?#21644;?#20599;暗恋的女生会在波胧院节庆期间和曜牵手成功啊,还有嫉妒曜在节庆的时候和女生说说笑笑的逛街,见不得他那么受欢迎的?#19968;?#20063;有,甚至还有希望借曜的光来吸引女生的注意力的笨蛋,各种各样的缘由都让男生们比女生们还拼命的邀请。”

                      综上所述,每年的波胧院节庆到来时,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会对罗真进行一番疯抢。

                      “这这样啊”

                      雪菜复杂的心情顿时开始变得?#34892;?#24494;妙。

                      当然,雪菜并不知道,其跟在罗真身边的事情,现在亦是时不时的都会被目击到。

                      而作为国中部的公主,这个少女自然也拥有着一批男粉丝。

                      这些男粉丝便担心着罗真和雪菜会在波胧院节庆期间还待在一起,最终牵手成功,连女生们都在担忧这一点。

                      于是,今年的争夺战,其实比往年的还热闹,浅葱会来到这里,想牵制雪菜的念头也不是没?#23567;?br />
                      所以,浅葱是皮笑肉不笑的对着雪菜开口。

                      “我说,姬柊学?#33579;?#20320;不会也打算在波胧院节庆期间和曜一起出去吧?”

                      浅葱做出这样的提问了。

                      “我我吗?”雪菜在这方面似乎就失去了敏锐的灵感了,如同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样,条件反射的道:“那是当然的了。”

                      再怎么说,雪菜都是罗真的监视者,即使是在波胧院节庆期间,那都不可能会离开罗真半步的。

                      倒不如说,正因为这么热闹,雪菜更用看住罗真。

                      否则,谁知道罗真会不会再次卷入什么波折里呢?

                      雪菜便如此坚定。

                      只是,这个少女完全没有意识?#21073;?#22905;斩钉截铁的说出来的话语,落在浅葱的耳中,究竟会受到多大的误解。

                      “居居然这么直接和坚定啊?”

                      浅葱就宛如遇到人生的大敌一样的注视着雪菜。

                      “蓝羽学姐?”

                      雪菜还在?#24187;?#25152;以着。

                      就在这时,前方的事态开始变得严重起来。

                      “男生们给我走开啦!每年都这样缠着南宫大人是恶心!”

                      “是啊点走开!”

                      “南宫学长没空去打什么工,也没必要去打工,人家可是有专?#21040;?#36865;的贵族!”

                      女生们就这么不满的嚷嚷了起来。

                      “你你们才用一边去呢!”

                      “是啊;群肤浅的女人t为迸非分之想来邀请南宫就很光荣吗?”

                      “男人可是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的!明白的话就给我闪开!”

                      男生们立即反驳了起来。

                      就这样,为了争夺罗真,男生和女生开始互相杠上,甚至男生和男生、女生和女生也都为了争夺那唯一的邀请权,彼此大吵了起来。

                      “这这是不是很?#24187;?#21834;?”

                      雪菜开始感到着急了。

                      “啊啊,果然又来了,每年都是这样,争到最后就变成了互相争?#24120;?#24076;望别演变成流血事件吧。”

                      浅葱却是见怪不怪,开?#21450;?#22768;叹气了起来,还说出和罗真一样的感想。

                      这也是罗真早上那么烦的原因所在。

                      现在就能理解凪沙为什么说罗真每逢这个时候都会变得很辛苦了吧?

                      就是这么回事了。

                      只?#19978;?br />
                      “啊!”

                      不知?#38382;保?#26377;人尖叫了起来。

                      “南南宫学长不见了!?”

                      闻言,众人这才纷纷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罗真竟是不见了踪影。

                      这让所有人都燃烧起了?#20998;盡?br />
                      “找!”

                      “快点去找!”

                      “谁?#26085;?#21040;人就能顺利邀请到了!”

                      “快快快!”

                      顿时,在躇有人有如轻车熟路一般,一哄而散,开始满学校的寻找起罗真来。

                      “学长?”

                      雪菜则看着空空如也的现场,再次茫然了。

                      浅葱同情般的拍了拍雪菜的肩膀。

                      “欢迎你来到这个残酷的战场,学妹。”

                      浅葱便误解了什么般的这么说。

                      争夺战就这么直接展开。

                      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31095;?#30446;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