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后手 > 正文
                      康培初死后,路承周的活动开始频繁起来。

                      特别是与第三集团军的联络,刘生祖带兵不行,但他的政治觉悟很高。

                      他已经意识到了,日本人很快会完蛋,自己必须另寻出路才行了。

                      其实,除了刘生祖外,市政府的那些汉奸,如果之前没有与重庆联络,现在整天惶悚不安,生怕**有朝一日打回来,跟他们秋后算账。

                      而像孙志书、沈竹光?#28909;耍?#22240;为与海沽一直保持着联络,最近表现得很镇静。

                      当路承周以火焰的身份与他们见面?#20445;?#20182;们最近表现得特别积极。

                      得知军统要策反伪军,两人都觉得,自己可以出力。

                      毕竟,华北治安军,总共有十二个集团军,除了海沽周边的第三集团军外,还可以联络其他集团军。

                      路承周没想?#21073;?#20107;情竟然如果顺利。

                      他很快以火焰的身份,与刘生祖见了面。

                      得知路承周是军统海沽站长,兼重庆任命的策反专员后,当场表示,可以率领第三集团军全部反正。

                      至于其他治安军,刘生祖也可以协助联络,他?#24822;?#19968;点要求,**打回来后,让他保留现在的职位。

                      路承周当然不会拒绝,事实上,不管伪军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能不能办成,先答应再说,只要愿意反正就?#23567;?br />
                      正当路承周四处活动?#20445;?#24029;崎弘突然到了他警察局的办公室。

                      看到路承周准备出去,川崎弘问:“准备出去?”

                      路承周点?#35828;?#22836;:“最近军统和地下党活动频繁,海沽的人心腐,得及时掌握各方方动态才?#23567;!?br />
                      川崎弘微微颌首,现在像路承周这种竭灸力为皇军做事的,还真的不多了。

                      中国人都是墙头草,见到皇军在战场上一时失利,马上开?#21152;?#37325;庆联络,生怕慢了一?#21073;?#20197;后被重庆秋后算账。

                      川崎弘缓缓地说:“今天你先别出去,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川崎弘身后,站着一个身着少佐军服的日本男子。

                      跟大多数日本人一样,矮壮,留着丹仁胡须。

                      两只眼睛像毒蛇一样,死死盯着路承周,狠毒的目光,像要?#27627;?#36335;承周的胸膛一样。

                      “掘内文夫,请多多关照!”

                      掘内文夫朝路承周重重躬了躬身,沉声说。

                      路承周连忙说:“掘内少佐?#25512;?#20102;。”

                      川崎弘在旁边冷冷地说:“日本防卫军司令部准备挑鸦批有作战经验的士兵,组建‘剔抉队’,由掘内文夫担任队长,?#21592;?#22395;、武清、蓟县进行扫荡,将沿途所有抗日武装全部消灭!”

                      路承周一听,马上明白川崎弘的来意了,马上说:“需要?#20197;?#20040;配合?”

                      川崎弘微微颌首,路承周还是很懂他心的。

                      掘内文夫缓缓地说:“我们需要有人带路,沿途提供情报,与当地老百姓沟通。”

                      剔抉队是一支特别部队,基本上全部由日本士兵组成,仅靠宪兵队几个翻译,是于事无补的。

                      路承周毫不犹豫地说:“需要多少人?我手下随时可以提供三到五十人为掘内少佐效劳。”

                      掘内文夫紧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他对路承周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

                      他轻轻摇了曳,微笑着说:“倒不需要这么多人,有十个人就差不多了。”

                      路承周说:“我马上挑旬个最有经验的人,由华北工作团情报处的苗光远亲自带队,他的手下,都是?#24895;?*的专?#25671;!?br />
                      川崎弘点?#35828;?#22836;,拍了拍掘内文夫的肩膀:“苗光?#23545;?#26469;是英租界宪兵分队的情报二室主任,又在宪兵队专事?#24895;?*,经验丰富,也懂日语,确实是这次带队的不二人选。”

                      路承周笑着说:“是啊,苗光远能力很强,还有他原来的副手,现在宪兵队当翻译的?#39057;?#27494;。”

                      川崎弘说:“?#39057;?#27494;?#19981;?#21442;加这次行动的。”

                      路承周自?#24187;?#24847;见了,所?#34892;?#35201;的人?#20445;?#20840;部都配齐了。

                      川崎弘走后,路承周去了趟华北工作团,把苗光远叫到办公室,跟他说起了情报处配合剔抉队的事情。

                      苗光远兴奋地说:“配合掘内文夫行动,自当义不容辞。”

                      路承周说:“这样,你挑鸦部分经验丰富,特别是熟悉**作风的人。”

                      路承周所说的这些人,都是苗光?#23545;?#26469;的老部下。

                      听到路承周让自己挑人,苗光远也很兴奋,他觉得,这次路承周终于失算了。

                      苗光远挑选的人,也都是他原来的手下。

                      从行动队和李?#21776;?#24102;过来的人,他一个人都没带。

                      在苗光远看来,那些人用着一点也不趁手,搞不?#27809;?#20250;给自己制造麻?#22330;?br />
                      至少,他们不会在回来后,向路承周打小报告。

                      1945年2月25日,由掘内文夫率领的“剔抉队?#20445;?#20174;海沽海光寺出发,沿途搜罗伪军、特务,夺向宝坻地区。

                      同?#20445;?#20864;东抗日武装十三团一部、十八军分区特务连、警卫连、十区队和香武宝大队共1500人,在宝坻县城西北的?#24895;?#24196;布下口袋,经过14斜的激?#21073;?#38500;了五名日军士兵逃往宝坻县外,其余剔抉队全部被击?#23567;?br />
                      这其中包括掘内文夫和苗光远,以及他在情报处的手下和?#39057;?#27494;等几名翻译。

                      抗日武装缴获山炮?#24187;擰?#36731;枪机两挺,及其他弹药一批。

                      这次的战斗,让日军不再敢轻易深入解放区。

                      从3月下旬到4月中旬,日本?#26412;?#27839;武清县旧边界,深挖“惠民壕”。

                      路南由永定河经邵七堤、?#27515;?#26725;、后辛庄、定?#28216;瘛?#35199;有庄、六道口、大刘堡村西、奔牛角、东沽港、王二淀,再往东到渔坝口,深挖惠民壕,将武清县村庄圈起来。

                      所谓的“惠民壕?#20445;?#32676;众称这为“毁民壕?#20445;?#22806;面是深?#25285;?#37324;面高筑土?#21073;?#22916;图以此阻挡八路军游击队的进攻。

                      然而,这样的手段,并不能真正阻止八路军游击队。

                      除了暴露日军的胆怯外,只是劳民伤财而已。

                      1944年4月23日,中国**在?#24433;?#21484;开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制订了“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国人民,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政治路线。

                      当路承周在五月初收到这个消息?#20445;?#24322;常激动。

                      而在1945年5月8日,他更是听到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德国向盟军投?#25285;?/div>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