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朽狂神 > 正文
                      无尽的碎片开始出现,陈潇这时候身体一震,杀万生的力量就全部归入了陈潇的体内。

                      轰隆隆!

                      一股股众生之主,杀伐之主的气息从陈潇的身上散发出来,下一刻,陈潇的身上就蓦然爆发了无与伦比的七彩能量,这股能量疯狂运转,蕴含无穷世界众生意志,向着太虚高处的无沮红之光就冲击过去!

                      哗啦啦!

                      无尽的黑红光华碎裂,在陈潇的众生之力下,那吞噬一切的黑红业力,竟飞快消弭起来!

                      “哼,愚蠢!”

                      就在这时,江烟云却是咆哮一声,“我为众生之恶,是众生业力化身z生杀盗淫妄,一切罪恶,都归于我,?#28909;?#22914;此,众生之力,岂能对付我?我反而要吞噬众生之力!”

                      轰!

                      随着江烟云的话语,那消弭的黑红业力在这一刻一个爆炸,下一刻就反过来开始吞噬起这无尽的众生之力来。

                      肉眼可见,陈潇释放的众生之力,竟飞快的被污染成了黑红业力,同时这股黑红业力吞噬的速度极快,很快就到了陈潇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在时间之界中的剑独尊?#28909;?#37117;是眼神凝重,徐破这时候道,“师弟,我们运转祭天神法助你。”

                      “呵呵,不必。”

                      陈潇却在此刻淡笑一声,目光中划过了无数流光,“江烟云是众生业力,但我却是众生善力,这是罪恶和善良,正义与邪恶的战争,谁都插不上手。”

                      “桀桀桀不错,无穷文明破灭,无穷众生诞生,狼吃羊,羊吃草,草吃土,羊不吃草就会死,草不吸收土地的营养就会死,而草何辜,土地何辜?一切无辜之辈,却从诞生之日就面对被吞噬的命运,它们岂会?#24066;模?#19981;?#24066;模?#20415;是怨,怨,便是力b一文明,人为万物之灵,?#35828;?#22823;盛,武道横行,可是其中杀戮罪孽有多少?多少人不?#24066;?#30340;死去?多少生命不?#24066;?#30340;消亡?这是什么样的力量?陈潇,你是无穷破灭文明的结晶,是继承了一切精华的存在,而我,却是无穷破灭文明中的怨恨结晶,我是继承了一切怨恨的存在,现在我的怨恨,已经到了极限,这已经到了反噬诸天的时候,按佛宗道理来讲,这是因果,按道家道理来讲,这是定数,按魔道道理来讲,这是必然挡不住我的!”

                      阴笑声从江烟云嘴中出现,下一刻那无尽的黑红业咙加凶猛,竟直接冲击到了陈潇的身上!

                      嗡嗡嗡!

                      就在这些业力冲击到陈潇身上的时候,诸天万界?#24425;?#21095;烈震动起来,无穷众生,都在这一刻眼神中充满了惶恐,他们能从这黑红光华中看见无边的怨念,更能看到自己平日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所造就的业力。

                      时间之界中的众人也都是神情凝重起来,他们也在那无尽的黑红业列看到了自己所斩杀的一切存在,这些存在不停变化着面孔,脸颊,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其形态,却是无比狰狞怨?#23613;?br />
                      “鸿蒙无善恶,那又哪里来的因果业力?”

                      就在一片绝望之时,陈潇的声音淡淡响起,这让那吞噬诸天的黑红业力都是一顿。

                      “因果是空,业力是空,佛是空,道是空,魔是空,一切皆空,一切皆为鸿蒙所化,我为鸿蒙化身,我疡了众生,众生疡了创造,创造出现了文明,文明传递着永恒,在我眼中,众生凶恶不假,但天良未泯,善力还在,?#28909;?#27492;,众生,当永恒。”

                      哗啦啦!

                      随着陈潇的话语吐出,越来越盛的黑红业力在这一刻蓦然崩溃起来,同时一股玄黄虹光,横扫一切,无穷罪恶之力,在此刻都纷纷退避,最后竟化为了一道道的光华,进入了陈潇的身体之中!

                      “啊么可能是鸿蒙化身,我?#24425;?#40511;蒙化身i为?#25991;?#33021;压制我!我不服!”

                      江烟云的咆哮声从太虚高处传出,下一刻就冲到了陈潇面前,一拳向着陈潇就轰击过去。

                      陈潇却怡然不动,只是淡淡一笑,?#35828;?#19968;声响起,江烟云的拳头,直接停顿在了陈潇的面前。

                      那一拳中足以把宇宙太虚都破灭的力量,在此刻都消失无踪。

                      “江烟云,你是真不明白么?”

                      看着愤怒的江烟云,陈潇淡笑道,“鸿蒙无善恶,无意志,自从太虚诞生,众生出现,那么众生的意志,便成为了鸿蒙的意志,而众生疡了我,我便是鸿蒙,众生的罪孽疡了你,那你就是罪孽的化身,你是鸿蒙的一部分,但却不是鸿蒙的意志,只有我才是,也唯有我才是。”

                      这话一出,陈潇身上众生之力大盛,七彩之力和玄黄之力融为一体,当?#22303;?#32617;了陈潇面前的江烟云,这让江烟云的身体?#24425;?#25197;曲起来,脸上露出了极度的痛苦和不甘之色。

                      “可恶!我不服!我不服啊z生罪孽无数,早该死了!陈潇,你这么做,是违反了善恶因果的!善恶有报,才是正理却阻止恶报,你才是恶贯满盈!”

                      江烟云大声咆哮。

                      “我说了,善恶因果,都归于鸿蒙,都归于我,?#28909;?#22914;此,你所谓的善恶有报,又岂能起到作用?”

                      陈潇摇了曳,“而且你所谓的罪孽,一大部分,只是众生生存所需罢了,你刚才说狼吃羊,羊何辜,那?#34850;?#19981;吃羊,狼就会死,狼又有何辜?说到底,这是生存所需,更是进化所需,进化的过程,免不了罪孽滋生,进步的过程,更免不了错误出现,你只是众多错误之中的一个集合体而已,而众生还在进化和进步的?#23616;校?#37027;么你必然会被泯灭。”

                      砰砰砰!

                      随着陈潇这一番话,被陈潇力量笼罩住的江烟云?#24425;?#36523;体大震,无数裂痕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这让江烟云更加痛苦,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好?#28909;?#26159;鸿蒙的意志,是众生的疡,但是你能成为众生的领袖,还是因为吞灵魔功灵魔功,是你的指引者,现在吞灵酿已经和我融为一体,那不知道面?#36816;?#20320;又能如何!”

                      呼!

                      身体一晃,江烟云的面容一变,直接变为了一个头发花白,身穿黑衣的老者。

                      这个老者,正是吞灵酿!

                      “没想?#21073;?#25105;居然还能再度苏醒。”

                      看着陈潇,此刻的吞灵酿?#24425;?#28129;淡一笑,“而?#20197;?#24230;苏醒的我,迎来了宇宙太虚最为重要的时刻,不得不说,这是我的荣?#25671;!?br />
                      “从根本?#20384;?#35828;,你的确是我的导师,更是我的引路人。”

                      陈潇看着吞灵酿,?#24425;?#28857;头,“但是你却做错了疡。”

                      “各有各道,对错不必多言。”

                      吞灵酿再次一笑,“你能改变命运,从一个奴仆之子,成就如今地位,那是因为我,我是你的导师,那么这就是众生的伦理纲常,这是众生的规矩,那么父要子死,子不得不死,师要徒死,徒也不得不死,现在,我让你死。”

                      轰隆d隆隆!

                      这话一出,一股冥冥中的大力蓦然?#19981;?#21040;了陈潇的身上,这让陈潇身上那无边的众生之力都是一震,隐隐有撕裂的痕迹!

                      一股父子师徒的大义压了过来,似乎这一刻,陈潇必须要去死,这是众生的纲常,这是众生的规矩,陈潇哪怕是众生化身,鸿蒙意志,也必须要受到这股大义的碾压。

                      只是面对这种压力,陈潇却毫不在意。

                      “我的一切,的确源自于你,你我无师徒之名,?#20174;?#24072;徒之实,这谁都抹不掉,但是,我现在是鸿蒙的意志,善恶,因果,一切,全都是由我而诞生的,你,?#24425;?#28304;自于我,如果论伦理纲常,你的存在,都是源自于我,那么我便是你的父亲,你的大义,又怎能大过我的大义?”

                      呼!

                      随着陈潇的话语吐出,那冥冥中的压力?#24425;?#19968;下消失,同时一股股的压力反充斥到了吞灵酿的身上,这让吞灵酿?#24425;?#35828;不出话来。

                      “可恶啊!我居然再?#38382;?#36133;!”

                      江烟云蓦然咆哮一声,下一刻吞灵酿就化为了江烟云,“不过,我不会死的z生不死,罪孽不灭,罪孽不灭,我便不灭!陈潇,这一次,我就让你赢了又如何?#24656;?#35201;我不死,那我总有毁灭一切的时候!”

                      嗖!

                      话语说完,江烟云就化为了一道黑光,竟挣脱了陈潇的力量束缚,向着远方飞去。

                      陈潇却是淡淡一笑,身体蓦然一闪,就到了江烟云化为的黑光面前,?#31181;?#19968;下点出。

                      砰!

                      江烟云的身影再次从黑光中出现,变化为了真身,同时身上也被无穷的七彩锁链束缚。

                      “众生不灭,罪孽不灭,你的确不灭,但同样,我也不灭,不同的是,我是鸿蒙的意志,是众生的疡,同时众生?#24425;?#25105;的疡,那么善恶,都将归于我,你,?#19981;?#25104;为我的一部分。”

                      喀拉拉!

                      话语说着,江烟云的身体就在那锁链之中开始碎裂起来,一股股绝望充斥到了江烟云的眼中,“不可能b不可能!我是无穷罪孽化身,?#20197;?#20040;会有这种下场!我不?#24066;模?#25105;不?#24066;?#21834;!”

                      “一饮一啄,皆由我定,你不?#24066;模?#21448;能如何?”

                      陈潇再次一笑,下一刻轰禄声响起,肉眼可见,江烟云的身体彻底碎裂,无尽的黑红业力在这一刻蓦然变为了众生之力,下一刻就冲入陈潇的身体中!

                      与此同时,陈潇的身体在这一刻?#24425;?#30127;狂的涨大,大的如同太虚本身,直接和太虚万界,诸天众生,合为了一体!

                      时间之界蓦然出现在了太虚之中,剑独尊?#28909;?#20063;都是飞了出来,满脸的激动。

                      他们知道,陈潇赢了,一切众生进步的障碍都已经扫除,从今以后,众生将会彻底的迈向无穷久远的未来!

                      “盟主,我们终于赢了么?”

                      就在这时,徐破对着无尽的太虚说了句。

                      陈潇的身影在这一刻再次出现,直接站在了所有?#35828;?#38754;前。

                      “不错,从今以后,我便是太虚,太虚便是我,?#19968;?#24341;导着众生的前进,开创出一个无限美好的大时代。”

                      “哈哈,那我们岂不是没什么事情做了。”

                      灵魔这时候怪笑,“都说一?#35828;?#36947;,鸡犬升天,你都成了太虚了,那我们站着不动,恐怕都会在以后成就帝尊境界。”

                      “不,你们还有事情要做。”

                      陈潇的淡淡一笑,“众生的进?#30342;?#32487;续,进化也在进行,在那无限美好的大时代到来之前,一定还会?#34892;?#22810;罪恶滋生,而且随着进?#21073;?#36825;些罪恶?#19981;?#36234;来越强大,而你们要做的,?#24425;?#19981;停的强大,强大到可以湮灭一切罪恶存在。”

                      “那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痉?”

                      剑独尊眼中划过无数流光。

                      “何必要有痉?”

                      陈潇再次笑道,“没有痉,便是真正的痉,还是那句话,不管未来如何,我们都要疡希望,然后去追求,这便是无限。”

                      这话一出,人人明悟,脸上都露出了一抹笑容。

                      陈潇?#24425;?#36716;身,看了一眼诸天万界,目光中划过了无数的七彩之色,似乎已经看到了无穷久远的未来!

                      全书完!

                      这本书,终于写完了!

                      说实话,我心中是?#34892;?#24863;?#35828;摹?br />
                      每一本书,对一个作者都好像一个艺术品一样。

                      精雕细琢,呕心沥血。

                      完成的那一刻,会有成就感,但?#19981;?#26377;失落?#23567;?br />
                      不过总的来说,?#19968;?#26159;比?#19979;?#36275;。

                      扪心自问,这本书是我最为灸尽力的一本书,是我看了许多书,结合了自己人生经历的一个熊结。

                      ?#19978;?#30340;是,我想表达的太多,导致了前期过于冗长。

                      后期我尽力在弥补,不过?#20174;行?#26202;了。

                      这让我?#34892;┑吐洌?#19981;过,也就是?#21520;?#32780;已。

                      就像我书中多次写的一句话一样,生命从一开始就在走向死亡,可是又哪里有一个生命会因为注定的死亡,而放弃过挣扎?

                      同样,世界是相对的,有错误,就有正确,吸收错误,加以改正,这就行了。

                      下一本书,?#19968;?#20889;的更好,而且一定会更好。

                      最后,?#34892;?#19968;直看我书的朋友,你们的每一个点击,收藏,订阅,打?#20572;?#25105;都有看到。

                      不过我这个人,不善于表达,所以也一直没有做出一个明确的?#34892;唬?#20540;本书完结之际,?#20197;?#36825;里深深的向大家鞠躬,再鞠躬,三鞠躬。

                      真诚的?#34892;幻?#19968;个看我书的朋友,真的?#34892;弧?br />
                      另外,我的新书,不死邪神,已经准备完毕。

                      多则月内,早则几天,我一定会发书。

                      新书保持万更的同时,或许会加倍,维持两万更的程度。

                      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拜托大家继续支持我。

                      好吧,最后跪求大家支持我,新书绝不会让你们失望。

                      同时,你们对我的每一个收藏,点击,订阅,打?#20572;?#25105;都深感荣幸,同时深深?#34892;唬?#32780;且也深深需要。

                      生命不息,写作不止,这是我的人生信条。

                      只要?#19968;?#27963;着,那我就会写下去。

                      下本书见。

                      2019年4月4日,风狂笑,留。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 香港一肖中特四肖期期准 开乐彩开奖公告 广东快乐十分84 辽宁11选5开奖奖金分配表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吉林11选5任二技巧 江苏快3开奖号码今天 管家婆资料《必中十码》公式规律 无人领取的奖金 宁夏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4场进球彩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经一码中特 快乐8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