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纣临 > 正文
                      两个月,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制造了“约翰史密斯”这个?#35828;?#27515;亡。

                      我自认为做得非常完美,所有的细节我都想到了,包括联邦机构的监视能力和他们在事后调查这件事时的执行力,都已被我计算在内。

                      我甚至可以说是在过度估计了他们的能力后再来设计方案的。

                      这两个月里,我逐渐停止了与“约翰史密斯”有关的所有社会活动:我注销了空壳公司,?#35828;?#20102;长期租赁的房屋,停缴了所有的税款,并减少了?#32422;?#30340;购物记录。

                      我最后一次在公开诚使用?#32422;?#30340;证件,或者说使用“约翰史密斯”这个身份的证件,是在一间连锁酒店里。

                      那天,我非常高调。

                      我在入住登记时,冲前台又摆脸色又骂脏话;我不但不让服务员碰我的行李,还不停向他抱怨这家旅馆有多糟糕,最后还拒绝给他醒;我半夜三更在房间里来回踱?#21073;?#24825;得楼下的淄打电话到前台投诉,在被前台警告后我又跑到楼下敲那名客?#35828;?#25151;门然后隔着门板恐吓了对?#21073;?#25105;一个晚上叫了三个“技师”来“上门服务”,每来一个我就以“长得比照片差太多”为由将其赶走,并在她们朝我竖中指翻白眼时骂她们丑逼

                      长话短说,我这一晚上至少制造了七八个对我留有深刻芋的“证人”。

                      而第二天,我就去抢劫了一家珠宝店。

                      这家店我事先踩过点了,每个柜台下面都有隐藏的报警按钮,而且是私营的,老板本人就在店里,只要抢劫发生,必然有人会按警报。

                      我戴着滑雪面罩,拿着手枪,快速地抢了一袋赃物,并在警方?#20384;?#21069;就提着包跳上了车。

                      警察?#20384;?#30340;时间我是早就算过的,而且柏林的?#35760;?#36710;也不多,纵然我的驾驶技术一般,也不至于被立刻追上。

                      我就这么猛踩油门,一路飙到了“预定地点”,然后在警车的围堵下开车冲入了施普雷河。

                      车身还没撞到水面,我就已经给?#32422;?#25140;上了潜水面具,下水后,因为车窗早已被我打开,我只需解开安全带,就能直接从那儿游出车外了。

                      ?#19968;?#26159;比较有良心的,把珠宝都放在了一个防水的袋子里且紧紧拉好了拉链,所以?#26412;?#26041;把这个袋子从河里捞起来时里面的东西一件也没丢失。

                      至于劫匪,也就是“约翰史密斯”这个人被找到时,“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警方们得到的这具尸体,是?#19968;?#20102;不少钱?#25490;?#21040;的,简单地说那是我?#30446;?#38534;人,只不过他一被克隆出来就立即被淹死了。

                      在这个宇宙、这个时代,克录术无疑也是政府明令禁止的;但依然有人在搞,而且根据搞这些生意的人所说,他们的技术也都是从联邦内部买出来的。

                      联邦内部秘密进行的研究到了什么程度我不清楚,反正在地下世界里流通的技术,仅限于做出生理上完全一?#38534;?#20294;没有异能、没有变?#21482;?#22240;、也没有记忆?#30446;?#27931;。

                      也就是说,做出来的成品,虽然和被克逻的年龄、血型、体型、发色等完全一样,但醒来时脑袋一片空白,既不认识这世间的事物,也不会说话;除了呼吸、吮吸和抓握这些本能动作之外,连翻个身都不会。

                      要让这样的人冒充本体进行日常活动自是不太可能的,但充当一具尸体肯定是足够了。

                      可能有人会奇怪,这种克隆人又有什么用呢?在这个时代,绝大部分内科布可以非手术治愈,外科方面的器官损伤也都可以用仿生材料修补,所以也没必要用克隆人作为器官供给体;拿他们来做人体实验也不?#20384;恚?#22240;为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实验方法多得是

                      难不成克隆人是专门用来当假死道具的?

                      其?#30340;?#20204;稍微再想想就会明白了,主要是色情业在用。

                      做这门生意的人一般都会想方设法去搞到一些名?#35828;?#21822;液、头发、或指甲之类的东西也并不难搞,只要买通一些高档地方的清洁工就能搞到然后做出这些名?#35828;目?#27931;,卖给那些“?#34892;?#35201;的人”。

                      当然,价格很贵,有时候甚至比本体?#26500;蟆?br />
                      你们要是疑惑有钱人连本体都能“买来用”,为什么还要找克洛呢?那就是你们想象力太匮乏了

                      正因为?#24378;?#27931;,是白纸一张,所以可以去“定制”,可以根据要求去更改一些生理或非生理上的细节,还可以按某种癖好进?#23567;?#25945;育”。

                      再细的我就不说了,连我都觉得他们太恶心了;总之,这门生意仍是给有钱人服务的,即使撇开买卖者赚取的差价,光?#24378;?#31108;个?#35828;?#22522;础成本也高得离谱的,穷人还是去“用”合成的照片或者换脸视频吧,消费不起的。

                      作为一个穿越者,在使用克隆人作为?#32422;?#30340;“替死鬼”时我也有过对?#32422;?#30340;道德审问,但在我了解了他们这一行后,我也就麻木了。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想?#19968;?#25226;所有从事这行的人赶尽?#26412;?#20294;现在,我也是他们的消费者。

                      言归正传

                      由于我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还不长,所以可以规避掉绝大多数的“克?#26222;饋保热?#29273;科记录、动手术留下的疤痕、体内的钢钉等克隆无法复制的痕迹都不需要去考虑。

                      于是,官方很快就确认了“我”,也就是“约翰史密斯”这个?#35828;?#27515;亡。

                      即使put-oid对此有所怀疑,要追查我“生前的”行动轨迹也无妨,他们能查到的就是:一个穿越者经过一?#38382;?#38388;的准备后,脱离了平淡的生活,决定去干一票大的,结果栽了。而这个人在抢劫前一晚的状态,也有足够多的证人可以去证明十分符合亡命徒的人设。

                      当然,一般来说,即使是put-oid,也不会查到这个份儿上的,因为“克卢体”太有说服力了;和那种“找不到尸体?#34987;頡?#23608;体被搞得面目难辨”之类的情况不一样,很少有人会用这种办法假死,而会用这种办法假死的人也不太可能是我这种小人物。

                      综上所述,做到了这一?#21073;一?#26412;就可以安心了;此时,只要我再换个身份,且今后不中彩票也不缴税,put-oid也不会再盯上我。

                      但我这个人比较谨慎,我也不着急

                      我决定,再躲半年。

                      这对我来说不是难事,因为我早就给?#32422;?#20934;备好了一间“安全屋”,就是那?#25191;?#24066;井之间、看起来十?#21046;?#36890;、但你连入口都找不到的房产。

                      屋里有非常充足的食物和饮用水,?#32422;按?#37327;的卫生?#21073;?#27700;电气皆有,并且在一个很大的公共wifi覆盖之下,屋里可以联网的设备在无数连接着这个wifi的设备中也没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我只要关上门,在这安全屋里宅上半年,风?#25151;?#23450;就彻底过去了,就连道上的人没准都会开?#21363;?#31085;者已经死了”的消息。

                      想是这么想的,然而

                      ?#27490;?#20102;两个月,某天早上,我刚上完厕所,准备坐下看看新闻,突然,安全屋的门竟然开了。

                      这门即使是从内部也是得用密码才能开的,何况是外面?但密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所以这绝对不对劲儿。

                      我想都没想就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支手枪对准了门口,然后他就进来了。

                      被枪指着,似乎并未让他感到任何的不自在。

                      只见他随?#25191;?#19978;了门,面带微笑地来到我的面前,盘腿坐下,问了我一句:“祭者?”

                      我看得出来、也听得出来,他这是明知故问。

                      “你是?”所以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他一声。

                      “我叫?#26448;?#26031;兰斯,你也可以叫我‘判官’。”他这样回道。

                      “你找我有事儿?”我又问道。

                      他知道我的安全屋在哪儿,知道我的绰号,关键还知道我安全屋的密码,那他自?#24187;?#25214;错人,因此剩下的问题就是他找我干嘛了。

                      “?#28508;?#32039;张。”结果,他笑着说道,“其实我和你有很多共同点,?#28909;?#25105;也很?#19981;度?#19968;些没有受到有?#22836;?#30340;罪人吃点苦头”他说到这儿顿了顿,似是在观察我的?#20174;Γ?#20320;以前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很出色,是个谨慎、?#31185;住?#19988;值得信任的人

                      “我呢,最近想搞个真人秀,其?#38382;?#21644;内容,用很合你?#30446;?#21619;,目前?#19968;?#32570;个助手,不知你有没?#34892;?#36259;试一下?”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