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原以为就是这样混日子了,却没想到变故来得这么快。

                      那天天气还挺不错,卓伦难得地起了个大早,他俩一起出去吃早餐。

                      倪英吃着吃着,忽然听得“咚”的一声响。

                      “怎么了?”她抬起头,看到卓伦脸色铁青地盯着桌面,手仍维持着拿手机的姿势。

                      手机屏幕仍然亮着,白底黑字,非常清晰:卓氏股票跌停分析……

                      倪英心一跳,?#34892;?#24778;讶:“怎么回事?”

                      她正准备去拿他手机仔细看看,卓伦已经拿起手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平静地笑笑:“很明显,他卷款跑了。”

                      ?#21834;?#35841;?”倪英睁大眼睛,?#34892;?#19981;敢置信,一个人名已经钢在脑海。

                      还能有谁?

                      卓伦嘴角咧开,笑容扩大了不少:“我想,我卡应该全停了,这顿饭得你请了。”

                      他向来都是用卡用手机,身上从不带现金。

                      倪英连忙点点头:“可以的,那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不用看了。”卓伦低头慢慢地把碗里的馄?#21280;?#23436;,擦了擦嘴?#20572;骸?#20197;他的风格,他什么都不会给我留。”

                      这怎么可能呢?

                      倪英皱着眉头,不太赞同:“他是你爸……应该不至于吧,会不会有误会?”

                      毕竟,卓伦是他亲生儿子,而且是独生子,虽然卓父名声不太行,但是对卓伦确实是没得说的。

                      卓伦哼笑,撩起眼皮扫了她一眼:“大号练废了,他重新练了个信。”

                      ?#21834;?br />
                      努力消化着这话里的内容,倪英渐渐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

                      然而,事实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糟糕。

                      很多事情根本不用他们去查证,记者们挖出来的内幕要多残忍有多残忍。

                      原来,卓父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在转移?#20160;?br />
                      他虽然一直未曾娶妻,却有数名红颜知己。

                      最重要的是,不少照片泄露,证明他有了一个六岁的轩子。

                      现在不止是那女人不见了,连这个孩子也一起寿了。

                      ……

                      曝出来的信息越多,倪英心里就越震惊。

                      他这一走不要紧,卷走了卓氏账上所有的资金才是个大问题。

                      卓鹏已经临时赶回长偃,紧急处理一切事宜,而卓伦电话则疯狂地响了起来。

                      “父债子还,卓伦你也成年了,伯伯这钱是血汗钱,卓伦你得有良心,你?#27809;?#25105;。”

                      “卓伦……”

                      “卓伦……”

                      卓伦面不改色地听,面上却没了以往的嬉皮笑脸。

                      他沉默地听着,听着对面的人?#28216;?#21644;到隐怒到生气,最后暴跳如雷斥骂诅咒。

                      听完了,他关了手机:“我出去一趟。”

                      倪英下意识跟着起身,卓伦顿了顿:“我一个人。”

                      ?#21834;?#27809;事吗?”

                      卓伦头也没回,只?#23305;?#22320;朝她摆摆手。

                      这天卓伦回来得很晚,晚饭也没吃,径直睡了。

                      第二天倪英等了又等,没等到他出来,推门一看,不知?#28010;?#20160;么时候已经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没能和卓伦碰到面。

                      事态发展越来越严重,对卓伦也越来越不利。

                      已经有人开始找他,毕竟那么多债务,卓父跑了,他们只能找他。

                      卓鹏力挽狂?#21073;?#31283;住了卓氏,但是卓父欠的债,怕是只能由卓伦承担了。

                      开?#21152;?#20154;疯狂找卓伦的下落。

                      有时候,倪英心里也有种负罪?#23567;?br />
                      因为很多人打电话给她,她都说自己不知道。

                      这天卓伦回来的时候,脸色更难看了。

                      她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

                      “要不……最近你别出去了。”

                      卓伦神情漠然地看着她,仿佛在问为什么。

                      “你看,最近嗯,风声紧,你……”倪英舔了舔嘴?#21073;行?#24178;涩地道:“避避风头……”

                      卓伦盯着她看了?#35813;耄?#20687;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发呆。

                      过了?#30473;?#20998;钟,他才愣愣地道:“嗯。”

                      看着他回房的背影,倪英总感觉,他好像身形佝偻了许多。

                      第二天他果?#24187;?#26377;出去。

                      听得进劝,还算有救。

                      听着屋里传来的些微响动,倪英难得地心情好了一些,在菜市程豫了很久,买了半斤肉。

                      实在不能怪她续。

                      自从卓家出事以来,卓伦经济来源断了,他们开支全凭着之前卓伦给的两万工资在支撑。

                      如果没有转机,这两万块钱就会是他们所有的存款了。

                      两万块……她得逝点用。

                      哦不。

                      倪英数了数余额,目?#29240;?#21097;一万九千零五十块了。

                      还好,卓伦还有套房子,不至于流落街头。

                      她拎着菜回去,脚?#35282;?#24555;。

                      刚到楼下,就看到卓伦提着一个袋子出来。

                      “你去哪里?”倪英拦,?#34892;?#37057;闷:“不是说好了今天不出去吗?”

                      卓伦抬起头,神情复杂:“你……”

                      他顿了顿,把手里的袋子扔在地上:“你被辞退了,提上东西,走吧。”

                      倪英看了他一眼,低头拉开拉链。

                      几件衣服,一双鞋子,各种?#31227;?#20843;糟的用品,全是她的。

                      倪英额角青筋直跳:“你什么意思。”

                      卓伦双手叉兜站在楼道口,下巴微抬,吊儿郎当地看着她:“很明显,我没?#26143;?#20859;你这闲人,滚吧。”

                      “你!”

                      倪英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你别瞎闹腾,我不要你工资。”

                      “啧。”卓?#23376;?#19978;至下打量她一眼,目光露出一丝嘲讽:“非要跟我?”

                      倪英没吭声。

                      “我不缺保镖,也不需要保姆。”卓伦一把拖起她,用力揽的腰,脸贴着她的脸,低低腻腻地道:“非要说缺什么的话……我缺个女人。”

                      他低声地笑:“你知道的,最近我穷得很,旱了好些天了。”

                      他的热气呼在她脸上,带?#25490;?#28872;的烟味。

                      倪英皱起眉头,像是无奈,又像是看着胡闹的孩子:“卓伦……”

                      下?#24187;耄?#21331;伦直?#28216;?#20102;?#20384;矗?#21628;吸炽热。

                      倪英脑袋懵了?#24187;耄?#36523;体下意识做出了反抗。

                      早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卓伦哪受得一拳头,直接撞到门边再摔到?#35828;?#19978;。

                      看?#25490;?#22312;地上半天没动弹的卓伦,倪英又气又怒,恨不得把他拖起来再打一顿。

                      忍了又忍,她握着拳头,把手里的菜砸了他一身:“你就是个混球v不起的烂泥!”

                      暴力地拎起她的袋子,她扭头就走。

                      走了几?#21073;?#22905;又停下脚步。

                      卓伦慢慢爬了起来,坐在地上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几步走到他面前,恨恨地连钱包一起砸他怀里:?#24052;醢说埃 ?br />
                      卓伦怔怔地抬起头看她,目光困惑。

                      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去而复?#25285;?#21448;像是在奇怪她为什么把钱包给他。

                      但是倪英并没有解?#20572;?#21021;吻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丢了,她心里恼火得不?#23567;?br />
                      恨恨瞪他一眼,她扭头就走。

                      终于,都走了吧。

                      卓伦没急着起来,就着这姿势,慢慢地低头看着这钱包。

                      灰黑撞色的钱包,看着挺简洁的,是倪英的风格。

                      倪英回家住了一晚上,倒也没人问她卓家的事。

                      她犹豫了很久,到底放心不下。

                      丢人?#25237;?#20154;吧!

                      她第二天下午又跑回去了。

                      结果敲了很久的门,里面?#21280;?#19968;张陌生的男子的脸:“找谁?”

                      “我找卓伦,你是……”

                      男子打量她一眼,没好气地道:“他不在,这房子我买了!别来找了,烦不?#24120;?#22825;这都是第三拨了!”

                      说完,他啪地一声甩上了门。

                      倪英?#35835;撕眉?#20998;钟,才反应过来:该死的,卓伦把这房子卖了?

                      仿佛想起什么,她跑去卓家。

                      果不其然,里头?#19981;?#20154;了。

                      “哎?#21073;?#22823;优惠呢,本来呐,现在这房?#34892;?#24773;不大好,我也不怎么想买,但是哈哈哈,谁会跟钱过不去是不是……优惠了几十万,我就还是下手了……”

                      倪英木着脸,接连找了几处。

                      无一例外,所有房产全变卖了。

                      倪英想起卓伦的早出晚归,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最让她奇怪的是:他卖了这么多房子,怎么还穷成那样?

                      该不会……

                      她心一跳,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几乎为零的答案。

                      她定了定神,打了个电话给以前的朋友:?#21834;?#21999;,是啊,那个……我问一下,卓伦他爸……不是你之前说他欠你家不少钱……啊,还了啊,全还了?哦,好的,谢谢了。”

                      挂?#35828;?#35805;,她靠着?#21073;?#24930;慢地蹲到?#35828;?#19978;。

                      卓伦这个人……

                      他到底在想什么?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