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卷 第182章 雕琢技巧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卷 第182章 雕琢技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铁杆粉丝啊

                      陆子安也深以为然。

                      退了直播间后,他去?#19997;?#21381;。

                      客厅里沙发旁边原本空着的位置此时多了一个鱼缸,里面还有好些热带鱼,倒是挺好看的。

                      “这是”

                      邹凯从鱼缸后边?#21280;?#22836;来,嘿嘿一笑:“安哥b是我送曼曼的生日礼物u么样,酷炫吧?”

                      这个确实挺好看,但他就是鱼想?#24187;?#30333;邹凯的脑回路

                      “嗯,挺不错的。”陆子安顿了顿,很是艰难地道:“但是,你怎么会想起送这个的?”

                      “因为这个好看啊看,曼曼这么好看,?#36864;?#36825;么漂亮的鱼不是漂亮到一块儿去了}一定会很?#19981;?#30340;!”邹凯很兴奋,收起工具箱下楼去了。

                      果然好永理,他竟无言以对。

                      反正邹凯脑回路一向异于常人,他也早就习惯了。

                      陆子安无力地摆摆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准备翻些风无羲之前的视频出来看看他刀功到底如何。

                      只是明明他爸妈都在楼下做饭了,奇怪的是他竟然又闻到了?#35828;?#39321;味。

                      唔,还鱼腥

                      慢着。

                      陆子安僵硬地转过头,看着那个鱼缸。

                      一条鱼?#21862;?#30609;目地瞪大眼睛望着他,?#24039;?#27901;,俨然是熟了。

                      陆子安怔了几秒,然后没控制住,当惩笑出了声。

                      连后面掏出手机给邹凯打电话的时候手都在抖:“喂,邹凯,你?#20384;?#19968;下咳,你的水好像开了。”

                      因为邹凯的哀嚎,很快一大群人都跑了?#20384;矗?#19968;个个笑?#20040;?#36300;,纷纷表示深切同情这死去的秀们。

                      好不容易投生为景观鱼,逃过了被烹饪的下场,最后竟然在鱼缸里被煮熟了,果然是?#21862;?#30609;目。

                      沈曼歌起来的时候,鱼缸里已经被重?#36335;?#20102;些锦鲤,她完全不知道前边发生了什么事,倒是觉得这锦鲤也挺漂亮的。

                      愉快地拍了几张照片,发了条微博:锦鲤大神,?#28216;?#22909;运!

                      其实这条微博她真的只是随手发的,连滤镜什么的都没用,之所以照得挺好看完全是因为这鱼都是邹凯临时?#28216;?#32701;别墅那边捞过来的。

                      毕竟吴羽有收藏癖好,他的东西就没有差的。

                      结果万万没想到,吃完饭后,她惊恐地发现这条微博转发量?#25512;?#35770;竟然已经超过了她之前所幽总和,而?#19968;?#26377;上涨的趋势。

                      而最新的评论,竟然全都是转发以后回来?#34892;?#22905;的。

                      谢谢锦鲤猩女,转发了以后我真的收到了稿费呢!

                      可是姑娘,这是你自己的稿费啊!

                      哇,好灵!刚转发,我妈就把我生活费给我了!

                      她妈给的钱,她不?#34892;?#22905;妈,来?#34892;?#26465;微博

                      Emmmmm

                      沈曼歌表示自己已经完全看不懂这评论是咋回事了,索性关了手机登游戏。

                      结果一开直播,全都是叫她锦鲤猩女的。

                      这些?#35828;?#24213;还记不记得,她是个游戏主播啊?

                      到底是她沈曼歌拿不动?#35835;耍?#36824;是这几天修身养性让他们误会她是个佛?#30634;?#22899;了?

                      带着这样的情绪,沈曼歌捋起袖子,登了游戏后眼都不胀杀了数十人,满意地看到众人谈论的话题顺利扭转了。

                      这样才对嘛!

                      陆子安查了很久,将风无羲这个?#35828;?#25152;有视频全都看了一遍,包括他的作品,也都进行了一番分析。

                      最?#31449;?#24471;,金奖的作品,应该不是出自风无?#35828;?#26500;思。

                      风无羲这个人性格较为内敛,这一点从他之前的作品就看得出来。

                      他功底是幽,仔细论刀功该?#28909;?#22914;画还要高上几分,但是他的作品都是各种诗情画意,情感细腻,而物竞天择这种杀伐果断的作品与他完全不是同种风格。

                      仔细说起来,可能任如画来创作物竞天择的话,?#30830;?#26080;羲要来得合适。

                      可是为什么最后是风无羲?

                      陆子安仔?#26438;?#32034;一番,忽然想起决赛前,任如画来找过他。

                      他不禁?#34892;?#24819;笑,任如画?#36824;?#26159;想来请教一下镂雕技艺,估计怎么都想不到,他就这么跟金奖擦肩而过了

                      重新打开系统界面,他原本因为给沈曼歌做生日礼物而消耗一空的功勋值又?#24039;侠?#20102;不少。

                      他看?#19997;矗?#20877;?#21619;?#25442;了几柄刻刀。

                      虽然不确定,但他隐隐有种感觉,或许,他和重云的见面将很快到来

                      再次来到电视台参加节目,陆子安内心毫无波动。

                      铁杆粉丝们都是由瞿哚哚去接待的,因为只有三个,所以陆子安决定在节目结束后请他们几个吃饭。

                      这一次舞台已经改变了很多,最明显的就是台下多了好几排座位,坐得满满当当的。

                      易主持简单?#30446;?#22330;白后,直?#28216;?#31505;道:“好的,?#23433;?#22810;说,相信大家也已经迫不及待了,请陆大师现在开始吧!”

                      身后的帘?#25442;?#32531;拉开,露出了工作台和上次的半成品,连木屑都没变过,一切如旧。

                      哇,好紧张,我要说点什么好呢

                      我去前边那条不算!我我我,妈妈我爱你!

                      太二了,没眼看,我只想知道大师的木屑到底有多重。

                      你太现实了,像我就不一样,我只想知道大师的木屑到底值多少钱。

                      陆子安打开工具箱,将所有刻刀一水排开,取过平刀开始雕琢凤凰旁的牡丹花。

                      牡丹和祥云一样,在整个画面中是最不显眼的,都?#36824;?#26159;陪衬。

                      所以陆子安准备今天先雕些花瓣让手?#20852;?#19968;些,再进行凤身的雕琢。

                      平刀沿着花瓣边缘起起伏伏,一朵牡丹花甚至不需要太费力气,就慢慢绽?#26049;?#20182;的刀下。

                      趁着他换刀?#30446;?#38553;,易主?#20540;?#22768;道:“这花雕琢时?#27492;?#36731;巧,其实挺费力气的吧?陆大师,您有没有什么技巧?”

                      陆子安淡然道:“木雕技艺都是有口诀的,?#24656;只?#30340;技巧都不一样,像我现在雕的牡丹这个也是有口诀的。”

                      “口诀?”

                      不仅易主持一脸惊喜,就连在场的不少观众都来了精神,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嗯,牡丹?#30446;?#35776;其实挺简单。”陆子安说着换了柄刀:?#29240;?#24178;弯曲老又苍,新枝嫩直势粗?#22330;?#19968;梗三三九进叶,花瓣复复多皱褶。-牡丹千叶形不同,?#32454;?#26032;枝参差容。-?#23545;?#21494;面线?#25506;睿?#33457;冠翻卷雕刮深。”

                      这特么

                      也?#22411;?#31616;单?

                      我感觉我没救了,因为我只听到了“粗?#22330;?#20108;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