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当前位置:读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第四卷 六|四之卷——南国金鼓 第九章 拄剑握槊意未销(11)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直达底部

                  第四卷 六|四之卷——南国金鼓 第九章 拄剑握槊意未销(1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下一章中午时发。】

                      王舜臣想要全取?#28216;?#20043;地,以他的手上六千兵力是远远不够的。从凉州【今武威】一路往西北走,?#25163;蕁?#24352;掖】、肃州【酒泉】,瓜州,驻防都要留人,到了沙州【今敦煌】?#40723;?#26377;多少兵?

                      自然要调动起当地的兵源来助阵。就像当年韩冈在广西做的那样,也是一直以来西北用兵的固定模式。

                      冯远当?#24187;?#30333;王舜臣的用心。入华夏则为华?#27169;?#20837;夷?#20197;?#20026;夷狄。王舜臣拿?#20174;?#30340;虽是后一句,但关键还是在前一句上。

                      “如果能为中国效犬马之劳,那也算是入华夏吧?”

                      “自然。总得一步步的来啊……”王舜臣对冯远笑道,“木征、董毡如今不都穿得跟汉人一样?熙河诸蕃部的族酋们,除了脸皮黑,看穿戴都跟汉人没差别。”

                      “什么时候他们能读书考进士了,也就跟汉人差不多了。”

                      “迟早的事。董毡的便宜儿子阿里骨在蕃学里面也是学得有模有样,过些日子给他一个贡生名头,去京中考上一次,中是中不了,可回来后也能暂摄差遣了。”王舜臣摇摇头,“说得?#35835;恕?#22914;今要做的,是将凉州的汉蕃两家手上的兵全都弄出来,与官军一起打到沙州去。”

                      “倒也不难,不外乎以利诱之、以势迫之。”冯远对王舜臣道,“小人先去找两家,让他们带头同意就好了。”

                      “没那么麻烦,召集过来吩咐一下就行了。敢不听话,就拿两?#39029;?#26469;杀鸡儆猴,也不费多少手脚。听话的,各州非汉?#35828;?#25143;口,全给他们都可以!”

                      这是前几年南征时的手段,冯远想了想,也觉得这个手段不错,同样能成功。

                      “不过凉州也要小心。”王舜臣边想边说,“说不定从哪里绕出来一?#28216;?#36156;,抄我们的后路。”

                      “从哪里?!”冯远很意外。

                      从凉州径直往东,不用向南绕道兰州,?#37096;?#20197;直通黄河之滨的应理【今宁夏中卫】,再往前百十里就是葫芦河口和鸣沙城。那正是苗授和王中正往攻灵州的道路。

                      除此以外,冯远不记得还有其他道路从兴庆府通凉州,而不用经过官军已经占据的黄河谷道。难道党项?#35828;?#39569;兵能向西穿过贺兰山进入大漠,再向南穿过?#20384;?#23665;?#25191;?#20937;州不成?

                      ?#21543;?#37324;面总?#34892;?#35768;小道,而且凉州守军在破城时逃散了不少,也得防着他们。”王舜臣叹道,“既然三哥担心官军会失败,我也不能不防着。”

                      “说得也是……还是将军考虑周全。”

                      “不过留下千人也就足够了。剩下的就跟俺去抢地皮、抢钱粮、抢女人、抢好马!”王舜臣说着跳了起来,绕着庭院中的大宛龙?#23472;?#20102;三圈,眼中满是不舍,“这么好的马,?#19978;?#19981;能骑着上阵……干脆献上去好了,省得有?#35828;?#35760;。”

                      冯远垂下头,将惊讶藏在心底。很少能见到?#24187;?#27494;将能压制自己对宝马神兵?#21335;?#22909;,而且王舜臣还是有名的好美酒、好美色,对兵器、战马同样是?#19981;?#29645;藏精品。

                      但王舜臣说得也没错,母马一般是不上阵的,没有阉割过的公马也同样如此,能繁衍更多好马的种子,上阵就太浪费了。既然不能用,留在手上也没意义,?#22815;岜黄?#20182;高官惦记,不如直接献给天子。

                      “来自大宛的良驹,只要打通?#28216;鰨?#36831;早还是有机会得到的。”

                      “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打到沙洲去。”

                      冯远接手的任务是布置顺丰行在?#28216;?#20035;至西域的商路,不过在外面暂时挂了王舜臣幕僚的名头。而王舜臣帐下除了冯远,还有三名幕僚。帮忙书写奏折、文章的,查对军中钱谷的,参赞军中机务的,加上冯远一共四人。

                      不过这几名幕僚的职司之间,分得也不是那么清楚,许多事都是与王舜臣聚在一起议论敲定。?#30475;?#19982;他们商议过后,王舜臣都会觉得这样的幕僚才用得放心。自家请来的幕僚总归跟自己一条?#27169;?#26397;廷安排下来的幕职官都?#25442;?#24819;着自家的前程。韩三哥一?#21335;?#35201;改进的什么?#25991;?#21046;,哪里能让人放心。

                      当年机宜文字难?#21862;?#26159;经略司中的幕职吗?可看看王?#25910;?#24403;年,跟李师?#23567;?#31398;舜卿打了多少擂台。还有曾经听他漏过口风、专一规划军略、统掌军令的新衙门,到底是文官还是武官?武官……各路帅臣可都是文臣。文官……那他们跟枢密院争权之余才会做正事,而且?#20384;?#30340;?#25442;?#26159;会做官的文臣,军事根本指望不上。

                      将另外三名幕僚招来,还有副将白玉,一起点算清楚了城中的钱粮,差不多足够王舜臣麾下的六千兵马使用上一阵。

                      有了还算充裕的粮草打底,王舜臣的盘算也就有了实现?#30446;?#33021;。他与白玉,以及四名幕僚一番商议,敲定了之后的方略,接着又让幕僚出去暗地里联络了几个亲信,王舜臣便下令击鼓聚将。

                      鼓声余韵犹存,众将校已经汇聚到王舜臣的面前。他的副手和两名部将,加上各个指挥的指挥使,有老有少,可无一不是身经十数战、乃至百十战的悍勇之辈。

                      在王舜臣的面前,这些悍勇之辈,却一个个屏声静气,行过礼后,就分了左右站好。资历最老、且是王舜臣副手的秦凤路第六将副将白玉,上前说话,“都军击鼓传?#21073;?#27492;时众将皆已到齐,还请将军令示下。”

                      王舜臣眯了眯眼,问道:“各部兵将是否已经休整好了?”

                      下面的将校一个个应声答话,皆道已休整完毕。王舜臣领军顺利的夺下了凉州城,经过了几天的修养,全军上下的?#31185;?#21644;体力都?#25351;?#20102;,大部分受?#35828;?#22763;兵?#19981;指?#20102;一定程度的战力,已经可以重新投入战斗。

                      为了方便王舜臣指挥,划拨给他的六千兵马,总共十五个指挥,却?#30452;?#26469;自四个将,?#31181;话?#25490;了两名部将来统管,而作为王舜臣副手的白玉,又是有名不爱争功的好脾气。这么一来,白身的王舜臣在指挥上就无?#22235;?#25507;肘,免得内部相争导致无功而返。

                      “既然休整好了,为?#25569;?#20960;日没有人来向本将请?#21073;俊?#29579;舜臣凌厉的目光扫过众将,“难道想在凉州住个一年半载不成?!”

                      他站起身,在厅中踱着步子,“要知道,王都知可是领军去攻打灵州,到时候六路合攻兴灵,一举灭亡了西贼,而你们就?#27426;?#20102;一两座城池,日后酒席上夸功耀武,还有你们坐下来的位置?!”

                      “王耀,你想看到彭孙在你面前炫耀自己砍了多少西贼的首级?”

                      “徐勋,要是刘仅夸口说自己收了梁乙埋家的女眷,你能拿一个西夏?#38901;?#23478;的小妾跟他比?”

                      “穆衍,你的连襟汲光听说是在高总管帐下,你想自家的浑家整?#27617;г鼓?#27809;能给他弄个诰命回来?”

                      王舜臣一个一个的点过去,恨铁不成钢:“再想想封赏,一个凉州的功劳,够几人分的,可?#40723;?#25343;来封妻荫子?……你?#21069;。?#38590;道就想当一辈子指挥使不成?!”

                      “打到沙州去!不过多走点路而已,但收复了整个?#28216;鰨?#32477;?#25442;?#27604;攻下灵州少上一点半点功劳!?#20999;?#21151;劳三十万人分,而?#28216;?#36825;里,可就只有十五个指挥。”

                      “都军,你带着俺们打好了!”一个年轻的指挥?#22266;?#20102;出来,“沿着路向西打过去。”

                      “对,打到玉门关去!博个封妻荫子。”又有?#24187;?#20013;年指挥使站了出来。

                      两人都是王舜臣的亲信,之前王舜臣就让幕僚联系过两人,在合适的时候捧个场。不过厅中气氛早已被王舜臣煽动了起来,方才被王舜臣点到王耀、徐勋、穆衍等将校,一个个都是?#31185;?#26114;扬,?#26159;?#19968;战。

                      “打到沙州,打到玉门关!”

                      “打到沙州!打到玉门关!”

                      “都军,你下令吧!”

                      “好!这才是顶天立地的好儿郎。”王舜臣拍?#20013;?#36947;,“不过还有鹰犬可用,不用全部我们自己出手。”

                      动员了麾下将士,王舜臣便又下令召集了凉州地界内的汉蕃豪门。?#28216;?#19968;地,无论是吐蕃部族,还是汉?#35828;?#22823;户,都是有私兵,人数还不少。

                      王舜臣在凉州说一不二,半日之后,他要找的人都到齐了。

                      前几天,刚刚进凉州城时,几位汉家家主的穿戴跟吐蕃人没有两样,不过这几天全都该回了汉人应有的装束。

                      王舜臣开门见?#21073;骸俺?#24311;命本将收复凉州,如今虽然夺下了凉州,但功劳太少,不够下面的儿郎分的。尔等新近归?#21073;?#20134;是寸功未立。”

                      蕃部族长、汉家家主们?#25442;?#30524;色,心知肚明这是要他们出兵助战。

                      王舜臣?#24598;?#24471;骗他们,也不打算征求他们的意见,“所以要你们跟着官军一起出阵。不过本将也不白用你们,按?#31449;?#20013;惯例定了个方略,出兵之后,但凡攻下来的村庄、城镇,党项、回鹘的丁口子女尔等可自取。至于府库财物……则是官军的。尔等?#37096;?#20197;放?#27169;?#26080;论攻城,还是野?#21073;?#37117;由官军来解决,用不着尔等动手,尔等只要防着西贼逃窜就可以了。”

                      厅中一片?#24067;牛?#22522;本上没人会相信王舜臣的话,但王舜臣完全不去在意他们眼中的疑虑:“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惟汉人不可动分毫,谁胆敢?#21490;?#27492;禁条,族诛!没有二?#21834;!?br />
                      王舜臣的威胁实实在在,却没人敢不信。

                      “好了,有谁不愿去的,尽管可以站出来。”

                      没有人这么蠢,跳出来给王舜臣机会。

                      “王将军,可是当真要?#19981;?#21475;分给小人?”有人问道。

                      “俺们要党项回鹘的人口有屁用!城池、土地占下来,斩首多少就无所谓了!”

                      又是一阵眼神传递,至少这几句是可信的,如果当真能成事的话,差不多能有个三五千户来各家瓜分。

                      威逼利诱的手段,王舜臣做得虽粗糙,但他身后的大宋,让人不敢违逆。两天后,汉蕃各族点集了兵马,王舜臣留了千人守城,便一路向西北?#21271;?#36807;去。

                      王舜臣在马上前行,千军万马伴在他左右,暗中握着拳头:‘?#20040;?#35201;多挣些功劳,否则日后都要低赵隆他一头了。’

                      ps:前几章写蒲宗孟忘记了袁绍田丰的故事,引起了一些朋友的议论。但在宋人笔记的记载中,苏轼在省试时杜撰‘杀之三宥之三’的典?#21097;?#20043;后被?#36153;?#20462;询?#21097;?#20182;说是典故出自三国志孔融传注中,修了新唐书和新五代史的?#36153;?#20462;回去还要查书才能确定苏轼是胡?#19969;K照?#20889;文,也有连题目出自管子注都想不起来的情况。

                      不过唐宋?#33308;?#23478;?#21152;?#30095;漏,的确不代表蒲宗孟也一样。尽管他连扬雄写剧秦美新拍王莽马屁的事都忘了蒲宗孟盛称扬雄之贤,上作而言曰:“扬雄著剧秦美新,不佳也。”可毕竟在?#20889;?#20013;说过他有史才,前面的例子则都是出自笔记。已经修改了一下,免得被朋友说太小瞧翰林学士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