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ekqah"><object id="ekqah"><th id="ekqah"></th></object></var><blockquote id="ekqah"><ruby id="ekqah"></ruby></blockquote>
      <output id="ekqah"></output>
        <meter id="ekqah"><ol id="ekqah"></ol></meter>
      1. <del id="ekqah"></del>
            1. <listing id="ekqah"></listing>
              <code id="ekqah"></code>

                  读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才上心头 > 正文
                      林霜回到家,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扔,到浴室去洗把?#22330;?#22238;到客厅,软软地瘫在沙发上,手机在包里响了一会,短信的声音。林霜闭着眼睛躺了好一会,才去挪过身子去掏手机出来看。一打开,是无聊的广告短息,她气恼地丢开手机,又往沙发上倒。手机在沙发上弹了出去,掉在地上,碎成一地。林霜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零件,摊在沙发上,然后一部分一部分地拼起来。这已经不是林霜第一次拼装手机了,她的手机向来都多灾多难的,以前郭?#24515;?#23601;笑她说她是手机产业的头号推动者。

                      开了机,好像没什么问题,刚想把手机放好,又有短信进来,她打开,郭?#24515;?#21457;的,问她回到家没。他总是这样,以前高中的时候上晚自习,每回硬要送她回家,她怕给家里人看?#21073;?#21482;让他送到巷子口,他总是十分钟后?#22836;?#19968;条短信过来问她到家了没,那时的她总是嫌他烦,觉得他怎么这么没用这么?#24597;瑁?#29616;在才依稀能够体会?#21073;?#20182;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在对待她的。果然要单恋过,才知道知道单恋?#30446;唷?#26519;霜自嘲地笑笑,因果循环吧。

                      回了条短信过去,她蜷在沙发上发呆。郭?#24515;?#30340;短信很快又回了过来,他说,林霜,勇敢点,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这儿。

                      这样的话林霜从郭?#24515;?#37027;儿听到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一直都觉得郭?#24515;?#23545;于她的感情更多时候只是得不到的不甘心,所以?#30475;?#21548;到他说这样的话,她总是在心里冷笑,现在想想自己真是狠,狠到无耻。回了条短信过去:“郭?#24515;?#36825;么多年了,对不起。”

                      两分钟不?#21073;?#30701;信又回了过来,“你没有对不起我,我自愿的。”

                      林霜拿起手机按下谢逸星的电话,一阵奇奇?#27490;?#30340;彩铃过后,谢逸星的声音传了过来:“喂,林霜?”

                      林霜深吸了一口气,“谢逸星,你生日的时候我送你的围巾哪去了?”

                      ?#32842;?#20102;几秒钟后,谢逸星带笑的声音传来:“?#19968;?#30495;不好意思说,当时我不知道一时随手放哪去了,后来怎么找都找不到。不过应该是在家里的,哪天我看到了再告诉你,到时写一篇感想交给你。”

                      林霜笑不出来,稍嫌硬?#30446;?#27668;说:“在你放薯片的柜子里。”

                      “啊?是吗?我就说我怎么老找不到呢,我这就去拿来拆。”

                      林霜淡淡地说:“好,拆完了我等你电话。”

                      挂上电话后,林霜起身倒了杯水,她现在心情特平静,一点都不紧张,大概会紧张的人都是因为还?#20449;?#22836;,她早已没了盼头,现在只是在等待宣判罢了,所以实在没啥好紧张的。

                      十分钟后,电话响起,林霜放下杯子去接。

                      “喂?”

                      “我拆了礼物了。”

                      “嗯。”

                      “谢谢,围巾很好看,比吴馨的好看多了。”谢逸星似乎讲完才觉得这话有点不妥,斟酌着词句,“呃,我是说,你的手艺很好。”

                      林霜反而笑了,“你不用这么紧张,直说吧,我受得住。”

                      “林霜,你是个?#38376;?#23401;……”

                      她不吱声,心里一片了然,这种千篇一律?#30446;?#22836;,接下来就该是急转直下的“但是……”了。

                      “但是……你知道的,我对吴?#21834;?#25152;?#28020;?#23545;不起。”

                      林霜摇摇头,意识到他看不?#21073;?#20110;是现学现卖地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我自愿的。”

                      双方都?#32842;?#20102;一会儿,林霜迟疑了一下还是说:“谢逸星,我是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

                      ?#21834;?#23545;不起。”

                      林霜把手机移?#35835;?#19968;点,吸吸鼻子,再把手机移回来:“谢逸星,你真不识货。”

                      “我知道。”他很真诚地说,“真的,是我的损失。”

                      她咬了一下嘴?#21073;骸?#25105;短期内可能不会常和你们出去玩了,帮我想办法瞒过吴?#21834;!?br />
                      “好的,什么时候你……让我知道。”

                      “嗯,谢谢你。”

                      谢谢你,这?#20174;?#39118;度,谢谢你,没让我难堪,谢谢你,赠我空欢喜。

                      林霜挂?#35828;?#35805;后突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再怎么不济他也算知道她?#19981;?#20182;了,至少以后不用强忍着当他的恋爱军师了,也算因祸得福了,嗯,就是这样的,她一点都没有觉得难过。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她的胃开始翻腾,难受得紧,估计是刚刚吃多了,消化不良。她犹豫了一下,抓了钥匙和手机,决定出去散?#21073;?#20934;确的说——散心,散心,这词儿好啊,心若是能散,世上会少很多为情所苦的人吧。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